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值此盛夏,饮一握冰雪

来了来了来了,我的小可爱。

真的,评快比文长了,感动得泪哗哗的......

先转为敬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坚持M大最能吹的小可爱人设不崩!


四舍五入我也是能搞个标题的!


为了不当着竹枝姑娘撕评,努力把自己装得文雅一点。(并没有成功。)


 


M大说,这是最后一篇镇魂同人啦。在这个分外火热的夏天,读完这篇告别似的全员,宛如灌下一大碗冰碴子,微微的心疼里掩不住快意。这个夏天,有镇魂,有朱白二位老师,有甜甜,有M大,人生也没什么遗憾了么。安详躺平。


M大是个神奇的人,他是一个巨细兼容的人。他的立意在昆仑山巅,还能兼顾着山脚枝头新绽的一朵桃花。让人沉浸在辉煌画卷中的同时,还能兼顾到一座瑟瑟发抖的桥。他的同人和原著互不相扰,却又水乳交融,就像大神木发出的枝条,并不影响主干的走势,但明明白白就知道,那就是大神木的一根枝丫,鲜活地伸展出一片新的时空。


三篇中篇,伸出了三根枝条。(还有一封情书,温柔的情话满级。)《万山青》是神祗传承,《满江红》是凡人成圣,《不孤》是众志成城,轮回中的吉光片羽,点亮乱世的一片灯火。(为了文雅一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看这三篇的题目,一副对联有了。)


《不孤》也是从轻松里起手,虽然开篇就是小郭变成老郭进而变成魂魄,但是混着饿死吗的灰爪狸精,战战兢兢的勾魂大佬,吓破胆的奈何桥,整个画风特别让人忍俊不止。小老头特别亮的魂魄呼应着奈何桥都无法衡量的功德,格外长的寿命和特调处最后一个“人”的暗示。空猫架说明大庆已经离开,大庆会离开肯定因为赵云澜已经不在,沈巍不可能不跟着赵云澜走,老楚和祝红不是正常人类,林静没有说,但是谢、范两位看见“特”字头就发怵说明干这事不是一两次了。而且这个郭长城特别稳,特别面儿,当着鬼差也淡定自若的掌控感,不仅不是那个一惊一乍的小结巴了,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除了人生阅历,恐怕也有负重独行只能直面风雨后的成长吧。联系到故事里的上一世,镇魂令主赵夙与楚丘声已逝,剩下的都是凡人、平民、役吏,城外死了个宰相外侄,军营里少了好几千兵士(三千自尽,杀董时英死了一波),城里灾荒流民疫疠,官员跑得一干二净,怎么看也不是个可以安枕的局面,但是郭雪函只能,拖着一双断腿,自己顶住。此后怎样和上面周旋,怎样对下面安抚,怎样伸冤怎样血仇怎样惩处那些弃民奔逃的同僚,或者就算他不去周旋(这一世的郭雪函似乎也不是这么没种的人),又怎样防止宰相、军方、同僚报复?怎样防止再来个李时英、张时英、赵时英?M大没有写。(他说他想写,没忍心。我觉得我的心脏可能不够坚挺,自己脑补都要再死一轮。)所以看完后再回味故事开头“老郭”的成长,就让人更加唏嘘心疼了。


“浓雾之中,晃晃悠悠,荡出了一叶扁舟。”从这句话开始,突然就似切换了画面。宛如一副古老画卷慢慢展开,又或者看了一部色调昏黄的怀旧电影,此后的每个人,每个动作,都如一帧一帧的画面,清晰而鲜活,似乎能听见船头中年人娓娓道来的低沉而磊落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画卷上的人物慢慢活动起来,乱世里的市井气息弥漫起来,仿佛能跟着走进大唐咸通年间的胶彭县。


嗯,宝宝为了假装自己是个文化人,很努力地文艺了半天,但这实在无法掩盖我是一个蠢货的事实。大概李这个姓太常见,我根本没往老李身上想……姓郭的和姓赵的,作为主演倒是猜不错,但是姓汪的、姓楚的、姓林的纷纷登场,直到最后城门外立定,共饮一捧风雪,我才霍然想通,特调处全员,不知不觉间,集结完毕!这其实不能怪我……谁让大家的变化这么大,结巴小郭变毒舌,和尚林静怕老婆,纨绔老楚,强盗老李……这安排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我突然就理解了轮回。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神农建立轮回,是为了给逝者一个未来,但是接引人也说了“入了轮回自个儿便能忘了。”昆仑君轮回二百多世也没想起来自己是谁。但是记忆会消失,性格会改变,经历大不同,唯有灵魂是不变的。——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沈巍才拼着和神农定下契约,守护大封,换昆仑的神魂入轮回,因为,那个魂魄是不变的,只会随着一世一世的历练越加凝练,轮回不断,昆仑就永远还活着。——郭长城就算变成个嘴皮子利索的毒舌,也还是拼着被人祭了灶也不肯跟着同僚出逃;老楚不做僵尸做纨绔,也能为了一城百姓杀身成仁;汪徵可以散尽家财赈灾救亡;林静为了救人偷偷奔赴死城。而赵云澜,他做过文臣,干过武将,当过歌妓,温柔乡里躺过,破庙里睡过,富贵过,乞讨过,那种天地人神皆可杀的胆气从来没弱过,为苍生立命的脊梁从来没弯过,(划掉)调戏鬼王的色心从来没死过(划掉)。所以昆仑历二百余世成圣,不因为他是昆仑,因为他那顶天立地的灵魂。小郭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但正是这份坚持,点亮了镇魂灯。


无论是镇魂原著,还是剧,双主角的光芒实在太过闪耀,导致我时常忘记特调处全员,但是钉在功德古木上的沈老师曾经曰过:赵云澜身边的人,都很执着,忘乎所以的执着。


刨去前面说了半天的小郭,还有在幽畜群里念经念断绳子的假和尚林静,自愿戴上功德枷赎罪、被拖延年限也并没有去报复社会的老楚,至情至性谈了场生死不渝的恋爱的汪徵和桑赞,为赎一时贪心之错而用全部鬼生默默补偿的老李,为了沈巍的托付下黄泉追大神木树枝的祝红……就连已经失去了以前记忆的黑猫大庆都在一世一世坚持寻找着主人。就如赵夙说的:“各自长守本心,始终如一。”靠着这种执着,这些人的执着,以一身挽救危局,使光明永藏一隙。其实如竹枝姑娘所说,“镇魂令中,应是每一世都有不同性情的人们来往聚散,共守初心,他们红尘一遇,不负相逢,而后黄泉挥别,各自天涯。”历二百余世的镇魂令主,曾经遇到过多少位肝胆相照并肩而战的好友,或萍水相逢志气相投的同伴,恐怕他自己也数不清。这些人总是会聚集在他身边,因为他自己正是那样的人。


 


到这里为止,前面,全是,铺垫!因为,我还没开始吹主角。


你们不能理解一个没文化的话唠的苦,每次给M大写评,我只想从头到尾摘抄一遍然后附议!


首先这个故事选择的时间十分有意思,盛唐颓败,乱世出妖孽,连黄泉都翻腾不止,需要鬼王亲自去看守的年代。这是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也是个传奇的时代,仿佛就是这个时代开始,层出不穷的侠客开始活跃在文学作品中。哦跑题了。


然后是镇魂令主这一世的身份,是一个乞丐,肩宽臀窄、长腿细腰。嗯,老李你看男人的时候到底都在注意些什么?!还是这句是昆仑君要求加的台词?一个带着蛇扛着猫,拿镇魂令牌当暗器使,敢挡飞奔的骏马,把一身破衣烂衫穿出王孙公子的气度,和当世那个嘴皮子十分利落的小郭能斗嘴斗个旗鼓相当,对了,还经常隔空调戏鬼王。粗粗看去和赵云澜有七八分相像,又不尽相同。赵云澜作为特调处处长,手底下养着一群狐妖鬼怪,处长大人虽然脾气不好喜欢扣员工奖金,但护短光圈一开,谁也别想欺负他的人,老楚在地府受了点委屈,他都要怼回来。这一世的令主,还没有手下,只得一只猫一条蛇(这蛇好像还没开灵智),但是区区一个乞丐,却把整座城抗在了肩上。他不是胶彭县人,只是看到城中凶云齐聚,特地前来查看,这样的情况,他在轮回中应该遇上过很多次,只是这一次,折了自己一条命,但是收获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基友(……)饲虎和长辞,这两章是全文的高潮,比起赌上一条命的舍身成仁,我更喜欢长辞一些,月下的群像是特调处的前生,他们面对艰难总是携手前行,哪怕能力有高有低,哪怕仅能做一场送别。这一章里有很多小细节特别抓人,有一种M大进入镇魂世界后特有的冷幽默,比如“郭雪函脸色铁青,看上去简直恨不得站起来,扇他一个大巴掌。可妙的是他根本站不起来。”此刻特别想给郭大人手里塞根电棍,好好给老赵的腰子上道电流。


更震撼的是这里一个阴兵斩。和原著稍有不同,这里召唤的是新鬼厉魂,三千甘愿舍了生命镇压回魂煞的兵士。回魂煞因人心而起,又因人心而灭,人这种生物自带泥土下的贪嗔痴三尸,因贪而屠城的董时英,因嗔而烧死老幼的邻居、化身回魂煞的父亲,又因痴而有了赵夙有了楚丘声有了三千舍命的军士,破了这煞。


人物里另一个想说的就是楚丘生了。因为这里有一个设定真是十分精巧。飞雀翎子,贵族子弟用来炫的东西,各色鲜亮的鸟毛鍮石串儿,这东西闪闪发亮,甚至杀人杀到全身浴血时都仍旧光彩夺目。这队人本是董时英的手下,纨绔子弟的代表,却为了一句城中无匪,毅然反杀了董时英及其党羽,救一城人于刀兵,又杀了自己,救一城人于厉煞。突然就明白了大唐的胸襟。那是个传奇的时代,文人带剑武人死国,虽然这已是个将颓的乱世,犹能看到这些威武的灵魂,闪亮得就像腰间的飞雀翎子,黑夜鲜血都无法遮掩的光芒。


鬼王出场已是尾声,他安坐黄泉边,听着祈愿符里偶尔传来的只言片语。不能去,不能说,不能看。这一连三个不能,直接击中我脆弱的心脏,疼得滋儿哇乱叫。他困于誓言,每一世都不能接近,只能远远观望,甚至连观望都要小心翼翼,偶尔擦肩而过的气息会令神农药钵兴师问罪,而太过靠近后的失控更是他担不起的结局。神农令他发的誓言真的是很狠了,如果誓言令沈巍自己挫骨扬灰,他大概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誓约的内容是昆仑魂飞魄散,所以他只能一世又一世束手旁观,看着那人和一群朋友从容赴死,连只言片语都不敢捎去,唯一能做的,就是赠他一场风雪作别,那风雪,是鬼王的泪,被那人饮下,存在心底。此道非孤,我虽然不能在你身旁,但这个人间不缺正直忠勇的人心,我虽然不能在你身旁,但是我会在这里,一直在,远眺你的每个日夜,每个生死。


这段话,这段故事,是讲给小郭的,但赵云澜也是在听着。那些热血他仍有,那个默默守护的人如今在身边,他做了一件事,他嘻嘻哈哈去亲了沈巍。这是独属于赵云澜的温柔,我的真心给了你,你所有的深情我也放在心里。那个孤单镇守大封的人影再也不见了,大封消散,鬼王生出魂魄,从此他们两个可以携手共入轮回,不会再留一个永远在原地。


(呐,我现在想把自己分裂两半,一半跟着小郭,跟着如豆灯光,坚定前行;另一半,就在这里,永远留在这个美好的夏天。)



评论(18)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