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谢谢你的演绎。


嗷嗷嗷!赶紧保存:)

喻卿泽:

送给M老师的《如花》。
我真的很喜欢这篇文。
文末有彩蛋哦!
选取的BGM是徐佳莹版的《一江水》。

收听走这里

BGM走这

@maxilla
带个艾特,非常感谢您愿意给我授权。

她用早已不成型的手指,抓了一把空气中仍保持着一定热度的余烬,因为缺少氧气,那些最后迸发出的小火花像老式的照明灯一样,在接触到皮肤的一刻自动熄灭了。

她明确地知道下一秒飓风就会停止,双伴星天社三会恢复原有的亮度,能够瞬间刺穿人类耳膜的轰鸣声会远去。

 

她会回到那个特殊的早晨,站在补给舰的备用驾驶舱里。


迎接他们的到来。

 

神爱世人。

星尘眷我。







拖延症三人组宇宙三部曲(不是!)


 @二十七杯酒  《星河破阵曲》。


 @越山丘 《宇宙残响》



(亲一口快速完成海报的我27)

(要不然我们来比一下谁写得慢?)


【脑洞】我说了我不写RPS的

开了一个脑洞。



 

大家好我叫Chinny Honey,是个小甜文选手。

 

由于某些个人原因,我没有办法写RPS。

 

有一天我大概是脑壳坏掉了在自己首页开了个“定制你喜爱的CP活动”,单价是1万一篇5000字以内,人设可以提要求,但故事必须由我来决定。

 

由于这个傻逼价格第二天我火了。

 

然后就有个叫花裤衩的傻逼(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应该叫金主还是傻逼)给我打赏了十万块钱。

 

“你好,给我先称,哦不,先来五万字的量,听说人设可以提要求?”

 

……

 

我打开对方发过来的文档,里面是几张截图,分属两位大热青年男演员的百度百科,特喵的名字连个马赛克都没打。

 

“……姐们,我有标注我不写RPS的吧?”

 

“哦,我看了一下,是有这条……所以RPS是什么?”

 

……

 

大家好我叫Chinny Honey,是个发誓不写RPS的小甜文选手,还有人记得吗?

 

反正我暂时忘了。

 

……

 

花裤衩加了我QQ,头像是个芒果,等级L1,是个小号。

 

……

 

第一天晚上我写了100字。

 

“Z在片场拍了一张星空照,发给了B。”

 

10分钟后花裤衩的QQ动态贴出了一张照片,漫天星海,下面配的文字是一连串没意义的嘿嘿嘿。

 

……

 

我大概是脑壳又坏掉了。

 

这又不是科幻文。

 

……对吧?

 

……

 

后来我写什么花裤衩发什么。

 

吓得我都不敢发车了。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十万块。)

 

……

 

经过一个多月的挣扎求生,我死命写到了五万字,吊着一口气给对方留言:“字数到了,不过结尾还没有写完,先给你看一下满意不,修改意见可以提,哦,对了,写完了超出的字数算我送你的吧。”

 

花裤衩点了接受。

 

过了两天我才收到回复。

 

“谢谢。”

 

“就不用写结局了吧。”

 

“至少在这个故事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

 

大家好我叫Chinny Honey,是个发誓不写RPS的小甜文选手。

 

后来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写了一个结局。


......

 

“……前程远大,幸福美满。”

 

“他们会有漫长的、很好的一生。”





是个脑洞。


没有后续。




转发前我有仔细读过两篇文,从未主观臆断。


找出相同,而不是一味强调不同,才是调色盘宗旨所在。


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文有魂骨,你我亦然。

。。。:

《刹那的乌托邦》与《无间桃源》调色盘对比

调色盘制作者是一位不看rps也不认识 @朱火机 或 @意难平江 其中任何一方的路人,未免引不必要的纷争,所以请我帮忙用小号代发。

在此放出调色盘作者的看法:

1、除了经典句“带我走”,没有太多词句的雷同,无怪于一些年轻的小读者无从判断;

2、一篇15000字不到的文章,撞1个2个梗真的无所谓,但一连撞了13处,而且都能在最近发表的特定一篇文中找到对应,个人觉得,融梗嫌疑非常大;

3、有的姑娘说这些都是常见梗。个人觉得入戏与角色剥离并不常见,就算有,表达也不会如这两篇这样相似。一定要说很常见的同学,请列出具体文章与链接,以便深入讨论。

4、《无间》一文,有自己创新的部分,但是几乎所有的亮点,都集中在与《乌托邦》一文重合的部分了,这也是为什么通篇看下来,摆脱不了《乌托邦》影子的原因。

5、因为要做调色盘,两篇文我都反复读了很多遍。我承认它们的确是不相似的,差距很大,更像一篇不怎么成熟的模仿与致敬。

6、文和故事,有骨有魂,对待你喜欢过的作者,请别那么残忍。

7、不下结论,看到这里的人,可以自己评断。

8、最先退却的,为什么反而是底线高的群体呢?


不用好奇这个小号皮下是谁,仅仅只是帮忙代发,不会对此贴做任何回应。

皮下不对抄袭与否做结论定义,但看到无间桃源作者确实也认可了借鉴,但借鉴未提明来源,下笔时已经知道借鉴却仍然没有选择更为爱惜自己的做法,不得不说会起矛盾与纷争,是否也应该在自己身上找一下原因?原创者应当有其自傲,不该轻易放低。

言辞激烈、语意嘲讽争辩的各位也应当更加理智一些,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希望各位不要再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争辩上。

最后希望各位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太太也不要转载此贴了,每件事情都该有结束散场的时候,再见。

来自66的、满满的爱。




看右上角!快看右上角!看到我的名字了吗?




(幸福地打滚)




感觉有很多人可以圈哈哈哈哈哈羡慕吗羡慕吗?




(我偶像给我画画儿了!这是什么神仙!)


给你们指路我女神微博!

https://weibo.com/u/5873034077

我66!666!

这几日疲于奔命(不,你没有)


玩一下这个可以吗?

(测试一下有多少活粉)


非常想看.jpg

快来陪我玩.jpg

我十七八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二十岁的时候嘻嘻哈哈一起开始写同一个故事,二十三岁的时候,很多人光看文字分不太清我们俩。


然后就又是很多很多年过去啦。


感恩节,感谢有你。 @条子晴 



感谢那些没有坑的歌,和暂时坑了的坑们。


THX❤️PCQ



附上多年前的一首歌,特别应景。


http://xiefengqing.lofter.com/post/37e38b_110c15a

















































今日


其实也没有很意外,毕竟塞万提斯和汤显祖也死于同一年。



那么你们会登上同一班车吗?


“Welcome aboard.”


“天堂特快。”



老爷子,您走好呀。



“说着打开淘票票。

想再去看你一眼。


这是最后一次啦。”

开了个脑洞,星际AU。


27标界点黑洞飞速扩张,各种大型、依靠直接吸取星球能源维持机能,并可长时间独立生存的宇宙生物从黑洞边缘产生,人类“最后一支舰队”集结,包含来自各大星系的各色精锐舰队。


来自边缘星系上将沈巍,因为星舰坠毁,意外登陆联盟上将赵云澜的顶级星舰“镇魂号”。


爱恨情仇(并没有)就此展开.......


有人想看吗(然而这个月并不会动手)


我走了大家再见!

镇魂的同人的同人

哇,谢谢喜爱。


其实故事写完它就不再是我的啦,理解得很棒鸭。


谢谢,比心!

速描一个小巴黎:

前些天失眠,半夜三点看到了 maxilla 大大写的《如花》,看完翻回头又看了一遍,直接哭了…可能深夜容易使人感伤。




我很中意英雄迟暮的背景,但和太太对这一情形的设想可能有些不同。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欣赏太太的同人,以至于那天夜里趁着情绪还在,给太太的文章写了个小同人(所以最后四点多才睡…)。我深知自己涉世未深,有些感情只能自己胡乱猜测罢了,不过,毕竟只是镇魂的同人的同人,我猜大概不至于惹了众怒。




正文开始前打个预防针,本文为maxilla《如花》的同人,如果不看《如花》的话可能看起来有点吃力(不过努力看的话还是能懂啦哈哈~),大概算是刀。




下面这个好像是《如花》的链接:

http://maxilla.lofter.com/post/1e3dc568_12b10bb70




Alors je commence.




————————正文分割线————————




他是在一个夏天的夜里走的。




这一晚他难得的不感到胸痛,便没有用成摞的枕头垫在胸前身后,直接靠坐在床头睡着了。睡梦中他感到口干舌燥,发丝黏在汗涔涔的额头上不舒服,于是醒了过来。枕边人过来扶他起身,动作缓慢却熟练地替他垫好了枕头。

"要什么?"

"水。"

他喉咙有些发紧,险些说不出这简单的一个字,大概是因为睡着的时候张着嘴的缘故。




他给他垫好枕头就取了水和毛巾过来,喂他喝水,然后给他擦身。久病年迈之人的皮肤松弛灰暗,稍一用力擦拭就会露出皮肤下蜿蜒的紫色血管。他略有些浑浊的眼眸透过金丝眼镜仔细盯着那一寸寸干枯的皮肤,动作缓慢却有条不紊地照顾到身体的每一部分。




他像欣赏艺术品般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丝不苟的做事,默默感受着身体里的变化,嘴却非要打破窗外的虫鸣。

"没睡啊。"

"睡了,被你吵醒了。"

他也不去拆穿对方的谎言,继续闲扯,

"这屋里还是有白蚁。"

"我待会儿再下点药。"

"葡萄藤这两天好像有起色。"

"嗯。"

擦身的人笑了一下,"今天怎么精神头这样足,说这些个话还吃得消?"他懒洋洋地笑笑没说话。




过了些时候,他开始感到窒息,眼前也有些发黑,有些话好像不得不说了,只好艰难地开了口。

"小巍啊,我可能到时候了。"




他原本有条不紊的动作忽然就停了下来。他把毛巾丢在地上,握住他的手,坐在了床边。




那人明显气都喘不匀,却还要硬撑着说话。

"你离我近点儿,我看不清。"

他于是往前挪了挪,顺便摘掉了眼镜。那人喘息着笑了一下,

"一看你摘眼镜,我就想起,大封破之前,你头一次给我看长发。"

"都是陈年往事了。"

"不知道死猫又跑哪去了。"

"今天他出外勤,现在恐怕在外省。"




他的喘息更重了,嗓音也沙哑了起来。

"这一次…又是你送我…"

"你少说些吧。"

"谁知道…下次再见你…又是猴年马月了。"

这次他却没答话。




他努力呼吸逐渐稀薄的空气,看着视界逐渐暗淡成一团漆黑,眼前人与他唯一的联系仅剩了那紧握的双手。但他不敢闭眼。闭了眼,床头那人会崩溃。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混乱的无意义的图形文字与场景在脑中作乱。他正感到焦躁时,忽然又清明了起来。他仿佛穿过了一条黝黑的隧道走进一道明亮的画廊。两侧的墙上挂满了动态的图片:特调处的众人,河流与山川,并肩作战的二人,心头滴血的沈巍,穿黑袍的沈巍,回眸微笑的沈巍,老态龙钟的沈巍…




沈巍啊,他再次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这一次我们一道走了下来,没想到最后却还是要留你一个人。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强烈的自责与委屈。他不知道眼泪已经淌了下来,只感到右颊上有一个温暖湿润的轻吻,这一瞬间他彻悟了孑然一人徘徊万年的惶恐和再次堕回黑暗的愤怒。他想要痛哭,但他没有力气。他想要感受这最后的温柔,可是连这轻吻的感受也离他远去了,他感到身体越来越沉,嘴几乎要张不开了。




他好像听到有人在温柔而绝望的轻呼自己的名字,可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无法回答"我在这。"他不擅长告别。




"藤…枯藤…浇水…"




他的头垂向了一边。




————————碎碎念分割线————————




一位热心的画手大佬告诉我,太太们看到有人给自己写同人会很开心,所以我就用渣文笔博太太一乐好啦  @maxilla




P.S.




不喜欢直呼人姓名,最后搞得云山雾绕的…




另外加了个私设:赵云澜得的是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