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四大/说英雄性转】只若初见(段子合集)(一)

太好玩了简直23333

风伶:

还是微博段子合辑……可能还会多写几个……(沉迷性转有点中毒)


=================


*初见之一*


崔聂裳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间灯光昏暗的茶餐厅。



圣诞节的前夜,隔街的百货商场大甩卖,小镇上很多人都涌去抢购。她刚送完外卖,还没换衣服就径直来喝酒。



附近的酒吧不知道为什么都关门了,只有这间街角的小茶餐厅还开着。



外边零零星星飘着小雪。



餐厅里没开暖气,只有厨房飘出来些香味,让这间冷清的小餐厅有了点人烟气。



崔聂裳要了两瓶白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膝盖上放着脱下来的那件油腻的工作服。


那个曾经笑眯眯地说帮她把工作服拿去后院老板娘的洗衣房里洗一下的服务生小哥,她再也见不到了。她甚至还来不及说一声谢谢。



茶餐厅的一角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大约是家里大人自己去隔壁抢购,把这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



小姑娘留着童花头,看上去很瘦,皮肤很白,穿着并不太合身的洋装小裙子,身旁放着一个比她还大的泰迪熊。


她坐得笔直,低着头在桌上写着什么,只看见两条清秀的眉毛,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清晰。
崔聂裳瞟了一眼,纸上满满的似乎都是“正”字,不过很多都这里缺一笔,那里缺一划。小姑娘却浑然不觉,只是一笔一划,认真地写着。



到底还是小孩子……



不过下一分钟,当她一酒瓶敲在伪装成服务生的杀手脑洞上时,再回头就看见骇人的一幕。



刚才还坐在收银台后的老板,和站在收银台旁边的年轻服务员已经都直挺挺躺倒在地上,每个人的脑门上都有一个豆大的孔,正在冒着血。


而那小姑娘还是坐着的,手里抱着巨大的泰迪熊,泰迪熊的嘴诡异地张开着,里面露出一截短短的黑色管子。



………………



好些年后,崔聂裳偶然跟三姨娘提到这事,一脸慈爱的诸葛小花忽然就掩面而泣:那一次好说歹说才说服余儿换上这件买了很久的粉红小裙子……你说你师姐本来多可爱一萝莉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你姨心里苦啊!


TAT……



崔聂裳默默在心里说:姨啊,你让大师姐穿成那样去打坏蛋,只会更增加她的逆反心理了好嘛,就她那早解决几个死恶人早回家换衣服的气压,我都差点给吓得当场瘫掉好嘛……




*初见之二*


崔聂裳第一次见到铁幽夏的时候,总觉得她长得像自己辍学之前班上的团支书。
后来她想起来,其实当时他们班并没有团支书……



那个时候车厢里人很多,铁幽夏就安安静静靠在过道的墙上,低头看书。她的手很大,手指也很长,看上去就像是弹钢琴的手。
崔聂裳蹲在角落地上喝着啤酒,余光忍不住朝她看了又看。她觉得那个看上去有点风尘仆仆但还显得整整齐齐的女生,怎么也不像会是跟自己这种小混混在一起玩的。
想到这里,她干脆坐了下来,把一双紧包着牛仔裤的长腿舒展开,还故意拉了拉低胸毛衣的领口。

后来她坐在地上,腿一出溜就直接铲倒了“太平门”派来的杀手,而这个时候那个本来安安静静看着书的少女也一把握住了一个一米八高的灰衣大汉手中的匕首,直接把他手腕卸脱了臼。



事实证明,其实她们俩并不必出手,一直在嗑瓜子的舒无曦只是吼了几吼就把车厢里剩下的几个恶徒吓走了。而铁幽夏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身材真好,平时肯定经常锻炼吧,我要是有你这腿就好了。”


崔聂裳楞了一愣,说:“还好吧,我就是个干体力活的,没读过几本书。”



“我家有很多书,等你哪天到东京来,一定要来找我,我跟姨娘和师姐住一起。对了,我师姐可厉害了,读过很多书,人又聪明,心又好,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崔聂裳心想,这妹子一见面就这么多话,还没头没脑地就要介绍什么师姐给自己,这画风跟本来想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啊……不过她心里总惦记着昨夜见到的那个长得特别好看,但画风特别诡异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个看上去很热情亲切的“团支书”,就又想起她来。



“呃,你认不认识一个人……也是个女孩子,穿着粉红的裙子……她姓……姓武还是吴……”


她本来想说是个小萝莉,还是个残疾人,抱着个吓人的巨型泰迪熊,长得特别好看,但是画风特别诡异……但是想了想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粉红的裙子……应该不是我师姐,姓武么?不清楚,如果你真想找她,我可以问问姨娘,或者先问师姐,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都可以去找她想办法,她懂的可多了。”


“哦……不,不用了,我就随口问问。”


这妹子说三句话提了两次师姐好厉害,简直是个师姐脑残粉……不知道她的师姐是怎样一个温柔体贴蕙质兰心的大姐姐,让她这么崇拜。


——唉,反正自己是没这个福气认识这样的人物了吧。

好些年之后,妹子和萝莉都变成了自己的师姐,崔聂裳才逐渐发现,铁幽夏不是师姐脑残粉,简直就是个吹师姐狂魔。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后来逢人就夸的说辞逐渐变成了“我师姐比我聪明,也比我厉害多了,人又漂亮,下次到东京来一定要来找我,我介绍她给你认识,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就借着吹师姐的话头,在外面勾搭了一个又一个弟弟妹妹。
套路!都是套路啊,二师姐!
崔聂裳有些忿忿不平地想。
其实自己才是第一个被套路的吧……




*初见之三*


“神州姊妹今安在!”


“天、天……下无人不识君……你是……三师姐?!”


那是冷凌琪第一次跟崔聂裳正式接头。


她还曾经在心里默默吐槽过,这么尴尬的接头暗号真有人喊得出口嘛,还带比中指的……
小花姨娘不会是随口诓自己的吧?



站在眼前的女人面不改色心不跳,手心向上摊开,中指翘起向上,冷凌琪才想到:……哦,原来手势是这么做的。



她是真没想到这个平时细高跟小碎步扭扭捏捏的秘书崔绿伊,就是传说中能飞檐走壁的三师姐。



不过她刚才被崔绿伊一脚从四楼踹了下来,直接跌进工地的一大堆废旧泡沫塑料堆里,爬起来还没跑到巷子口就见崔绿伊蹬着细高跟胯着一匹黑马……不是……一辆机车,直直怼在自己眼前了,平时裹的紧紧的紧身裙已经自然地开了一道叉口,露出贴着大腿内侧的一把黝黑的小手枪。
她想起来第一次见“崔绿伊”时还绊了她一跤——虽然她真不是有心的。当时崔绿伊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一定要她扶起来。


想来,这都是套路吧!



“大将军马上就追来了,我们先离开这里。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哦!”



冷凌琪全程懵逼,只知道紧紧抱着崔聂裳的腰,在繁华的街道上飞驰。崔聂裳还一边飙着车,一边从座下摸出一个运动水壶咕咚咚灌下一大口,一股浓烈的酒香味就糊了后座的冷凌琪一脸。
“让我假矜持还可以装一装,但是为了不让人起疑心还不能喝酒,这可憋死我了。”



…………



很久之后,冷凌琪见惯了崔聂裳乔装易容的各种形态,不过,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天在小巷口,那骑着黑马……不是……机车来接自己的长腿大波帅气师姐。


烈焰红唇,长发飞扬。


“可惜帅不过三秒。”
“都怪姨娘的奇葩暗号毁气氛啦……”




*初见之四*
铁幽夏在“连云寨”拦路的人群里看到戚韶裳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


万一待会动起手来可得留心点,那个妹子可不能打坏了。



那时候戚韶裳披了一件洗的有点发白的军绿大衣,只是安静地站在乌泱泱的人群中,好像这剑拔弩张的环境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铁幽夏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安安静静的她,只因为她与四周那些或彪悍泼辣或妖艳贱货的连云寨当家们太不一样。


年轻、肤白、姿容秀美,还带着点孤傲的自持,不像是这民风彪悍的边境地区长大的姑娘,倒有点像是江南水乡的名门之秀。
大约是哪个当家的远亲表妹什么的吧……

而这个时候,戚韶裳也在看铁幽夏。
这个看上去温婉有礼,颇有书卷气的女子,就是传说中令歹徒闻风丧胆的“四大名捕”之一么?
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不管这边阮明正几人如何故意刁难,蛮不讲理,她看上去都神色从容,沉稳以对,没有表露一丝不悦。
戚韶裳忽然想试试,自己要做点什么举动才能让她表露不同的情绪。
一对一的比试如何?
直接提出两个人一对一,好像太有针对性了,要不就三对三吧……

…………



很多年后,爱好八卦的孙青霞问戚韶裳:为什么你们赌牌的时候,你只给周白羽灌迷魂汤,怎么不对铁手用“一笑倾城”呢?
戚韶裳:“一笑倾城”这种手段对铁手逼格不够。
孙青霞:那什么手段逼格够?
戚韶裳:比如,输给她喽。<(≧▽≦)~
孙青霞:……你就扯吧,技不如人找啥理由。
戚韶裳:技不如人是真的,但是卖她个人情也是不错的,要知道铁幽夏这个人,你给她留一个人情,她能三倍十倍地还你。这是我隐藏在心中多年的肺腑之言,所以你要不要考虑……
孙青霞:切,结果还不是你被甩。听你吹我还不如去问成大宅总。你这牛皮吹的面膜都歪了……




* * * *也许还有后续* * * *

评论(1)

热度(45)

  1. maxilla风伶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玩了简直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