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致Maxilla太太的《无晦》(起名废的挣扎)

谢谢用心,感激:)

Valkyrie:

其实不太会写长评,但是M大的文字总让人有种想说点什么的欲望,可能未必算得一篇正经评论,只是触动了心中那一缕弦,便忍不住弹拨出声音。


彩虹属于M大和P大,OOC属于我。


**********


一开始就被预告的标题夺了眼球,无晦,端的是好名字。一如不孤,简简单单两个字,便勾勒出一副磅礴的画卷。千万年的时光里,人们太熟悉什么是风雨如晦、什么是天道孤独,沉甸甸地扑面而来,教人不由得生出几分无力感。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即便微若蜉蝣、渺若蝼蚁,却始终带着一股打不烂、砸不碎、浇不灭的生气,如同星星之火,一不留神就成燎原之势,刹那间天光破层云。然而以上不过是我初见标题时的胡思乱想,M大才不会如我这般思路狭隘,于是无晦落到纸上,并不是什么荡气回肠,只余无尽温柔,用尘世点点滴滴的温暖柔软,织就一片无尘无垢的星海。一时间什么“猛虎细嗅蔷薇”、什么“爱是想要触碰却又缩回的手”之类乱七八糟的字句咕嘟嘟地直往外冒,却都在触及“黄泉之下,有无晦之海。从此天下至暗之处,亦有光明长在了”时啪地一声碎成了泡沫。怎样一种感情,才能轻柔如吉羽、繁密如萤火、纯粹如星光,却又汹涌如海洋?那是沈巍的情意,盛在心尖最柔软的一点红上,成了他孤冷苦长的一生中,唯一的璀璨。


行倦,又是简单两个字,便叫人生出无限遐想。借用竹枝姑娘的评价,文气、且苏,真是再贴切不过了。那些负重前行、碌碌奔走的,不过是天地一旅人,若是行到倦处又该当如何?沈巍枯守黄泉下数百年,他,倦过吗?倦意恐怕是没有的,他要守的从来都不是寒冰万丈的黄泉,而是那个人所到过的每一处人间,昆仑虽往,万山当有灵,沿途无曝骨;夜辞生死处,一握风雪足。M大最终告诉我们,这两个字属于一个姓钟的少年人。名字当真是有非凡的意义,民间有招魂一说,喊着失魂的名字,便能领他们回家;志怪传说中妖精作祟,轻易不可向其透露姓名,一旦得了姓名,精怪便得了害人的方便;日本阴阳术中亦有一种名契,缔结契约的方式便是许汝唤吾之名,以供驱遣。名字像是一种特殊的符咒,仅仅只是知道了名字,便产生了某种不可替代的存在感,原本在心里飘飘浮浮的人影当即有了一个清晰的形状,甚至能从字里行间勾勒出他的眉目。所以当沈巍不肯告诉阿倦自己的名字时,突然心领神会地笑了,那是,昆仑给他起的名字,是顶要紧顶稀罕的宝贝,缠在唇齿间,轻易不肯吐露。而心里的那些声音,有了可以呼唤的名字之后,便也像是有了依凭,肆无忌惮地回荡在四肢百骸。所以剧中赵云澜每每唤出“沈巍啊”三个字的时候,都让我忍不住心尖一颤,想着沈巍听到这样的呼唤,又怎能不动容。(此处吹爆北宇老师的台词功力,“沈巍啊”三个字真是,字字戳心啊)。


落玉飞花,汀、汀汀、汀汀汀。最早预告中有落玉飞花一节,初时总忍不住想到飞花片叶不沾身的轻功好手对决比试的场景,又或者是飞雪玉花台这样歌舞惊华入梦眠的场景。到了正文里,或许衬了阿倦在秦淮河如织的画舫上飞檐走壁时,无意间瞥见芸娘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那一抹风情。汀、汀汀、汀汀汀,拟声词总是有趣的紧,寥寥数语便勾勒出一个特别立体的场景,让人忍不住去猜测是什么样的事物发出的声响。M大再次给了一个温柔缱绻的回答,那是人间烟火事,落在清冷黄泉里的声音。“其实感情这种东西,我生来便应当是没有的。”一句话说得无边落寞。可是沈巍啊,他只是不自知而已,不知道他想要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吻,而是一颗真心;不知道他想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份情意。可即便他什么都不知道,即便以为自己没有感情,他却还是身体力行地实践着以真心换真心的举动。少年人不识爱恨,只一瞬心动就永远心动。唯此纯粹,才让那些无情狡诈、贪婪好欲在千万年中被锤炼成了极尽隐忍、极尽克制、也极尽温柔。


从疾、恙、鬼,到拔蜡低头、洗剑杀人,再到拔骨为刃,很是畅快淋漓。心中的鬼可以挖出来吃了,若挖不出来便整个吞了吧,轻描淡写,合该有先天鬼王的意气风发。天生鬼族自带三分戾气,小心翼翼地收着尖牙利爪,都只不过为那一个人而已,旁的人,又算得什么东西。戾气有时候并不是坏东西,凶戾只是皮囊,撑的是那口气,让少年阿倦敢拔胸肋为刀刃,直教阎王入骨寒。若无一点狠、一点犟,千万年前昆仑君不会一边吐着血一边睥睨苍天,说“你看,他又能奈我何”;千万年后,这冰冷的黄泉下便当真了无生意了。于是有了下一节的寒冰百丈黄泉主。昔日的鬼王,如今的黄泉之主,温和的外表下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怪不得说来此间招惹的鬼物要么是眼中有疾、要么是腹中有恙、要么是心中有鬼了,估计还得加上一个脑中有缺。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收拾了小鬼,竟会轻笑着说“我也封你个鬼王做吧”,玩味间颇有几分昆仑君强行将小鬼王提拔成神格的影子。然而那一瞬间击中我的其实是“你道他是门神,是镇宅赐福圣君,也有人唤他除魔天师,可那些都是凡间的称谓,钟馗真正的称号,从来都只有一个‘鬼王’”。虽然是另一则故事,却仿佛在此处得见端倪,就像是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以说是意外的惊喜吧。


风流散不散,终归无晦海。又是一节预告中有最后被M大吃了的章节(此处应有狗头护体)。私以为原本这一章该有赵云澜出场,大抵只为风流二字。风流韵味是个很难描摹的特质,只消你见到了这样的人,才知道那样的人便该有这样的形容,比如赵云澜这样的人。虽然这篇文里赵云澜只在结尾处打了个酱油,却又仿佛无处不在。灰衣人初登场时,我实在拿捏不准这到底是昆仑君的神魂还是鬼王,大约这里沈巍和少年阿倦的相处,像极了当年昆仑君和小鬼王的模样,不知沈巍封阿倦做鬼王时,是否看到了少时的自己一路依序走来,那没有来路的归途太过漫长,却从不迷惘,始终朝着一个清晰的方向,赵云澜的方向。即便赵云澜从未见过无晦之海,那海之心也早已在他身边。


 


******


疯狂赶工中还是挤出了这篇碎碎念,不敢说是长评,只是一些乱七八糟无处安放的心绪,不吐不快吧。再次表白M大,还有评论小能手竹枝姑娘和猫先生,爱你们哟。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