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在云端(是的我又来了)

嘤嘤嘤排着队来安慰我的小可爱们,我爱你们!

再没有什么你们没看到的了,没能表达完整的故事,都被小天使们填完整啦。

其实的确是想写一个不太一样的沈巍。
没有赵云澜在身边的沈巍,应该不太会是平时我们见到的样子,可能没有写得太透,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爱你们!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在云端


——今天也要为M老师爆灯


——是《无晦》的读后感,真的是!




M老师如约放出了新篇,让我赶在中元之际,朝拜了一下鬼王。


这可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场朝拜,这位老师几次三番表示写得不好不理想,要删文要重写。我的心宛如在云霄飞车上一样起起落落,直到看到发文,才落了地。


然后我就在文里窒息了。


真·窒息。看到一半出去沏了杯茶,缓一口气,才能继续看下去。


总有人站在云端上,眼界不与众人同。每逢此时就记起来,P大的《镇魂》写得是先天神圣,那一点家长里短哄骗欺瞒的小心机是调味料,不是主菜,赵云澜和沈巍是立在云端上的一双人,先天鬼王沈巍,根本不是看上去那么好脾气!


 


这个故事是从一个小小少年鬼魂开始的,很凶的少年,超凶。生前屠了二十七艘画舫,完了砍了自己脑袋;死后把十余条凶鱼“铁流梭”生吞,煮魂煮了四十七日,还凶到大瓮的纹路泛红。“鱼骨从没缝合好的脖子里扎出来一小半,他还抬起头来,森森然朝周围的人笑。”这个画面感实在太强了,少年的凶煞之气跃然纸上,那种阴曹地府里的鬼气森森令人身临其境。以及,连鱼的名字都这么好听,真是犯规!


M老师的文里,人物总是特别鲜活,比如这个少年阿倦。他是个很凶的鬼魂,煮魂煮烂了也不会稍稍软化,刚刚醒来就敢对着不知底细的灰袍人呲牙,拿脖子上的缝线吓唬人“好不好看”,为了设个圈套坑鬼差,故意在危机四伏的黄泉里挑危险的时段上上下下。鱼来吃我,我就吃鱼,鬼来欺我,我就杀鬼。凶起来,“连自己的头都可以砍”。


他也是个很暖的鬼,他对人有感恩心,点点滴滴都记挂着,用自己的法子去报答。隆冬里受了歌妓一碗鱼羹的恩,有钱了回去报答,发现恩人已经被害死了,就潜藏混迹三年,摸清了所有污秽龌蹉事。既然找不到仇人,就把这些肮脏人一股脑杀个精光;既然不能将钱报答恩人,就将钱赠与恩人相同境遇的歌妓们。末了砍了自己的头颅,将一条命也报于那个人。因为记挂着寒冬里那一碗鱼羹,他对鱼也有些格外的牵挂。鬼差踹煮魂瓮下水的时候他岿然不动,反而是说起鱼来才有了动摇。连沈巍留住他用的理由都是“我会做鱼”。


因为沈巍收容了他,所以他用自己的法子保护沈巍。他也不是猜不到沈巍很强,毕竟是凶到让鬼差忌惮、盖章比他还凶的鬼。而且从阿倦故意带鬼王鞭回来,以及种种言语试探中看来,他是猜到了沈巍的身份的。但是他从不觉得强大的沈巍就不需要保护了,或者说,你强悍凶戾是你的事,我保护你是我的事。他故意冒着被削成棍的危险在水道里上上下下,故意将鬼差带入激流坑死,坑不死的两个,就自己去打。他赤手空拳迎上刀的时候我心说“哦豁!好小子!”他拔出自己的肋骨为兵刃的时候,我、我跪了。


这种拔骨为刃的浪漫!!!


这世上有这样一种人,皮肉碎尽,还有热血,热血流尽,还有牙齿,牙齿崩掉,还有骨头,只剩一身支愣愣的骨头也能站成顶天立地,折断了那断茬也能杀人。一根血淋淋的肋骨在手,咧嘴一笑的小少年,凶煞气逼得阎王都后退。如果将文中每个人都比作一个乐章,此处便是少年阿倦的第二个高潮,这个敢爱敢恨,武勇又狡黠的小豹子样的少年血肉丰满地立到了眼前。


(我写不出这里的感想,我只想尖叫,阿倦抽出肋骨的一瞬,我想把心掏出来给大家看。这就是M老师,我爱了十多年的M老师,他就是这么厉害!)


 


 


然后!我终于可以进入正题,说说鬼王沈巍了!


沈巍出场的时候十分……嗯,柔软,以致于我有点疑惑,因为一,他没穿黑袍子,二,他脚上有很多伤,甚至骨头断了。以鬼王的能力,天上地下能伤到他的人真的很少(果然最后还是自己搞成这样的)。


等到他一根手指戳碎了煮魂瓮,把少年像件衣服一样漂洗沥干,夹在肋下走掉的时候,我就确定了,这是真的鬼王出行了。什么很凶的厉鬼,在他眼里也就是这样了,后来他们一起在岩洞里的生活,沈巍更像是养了只会咬人的小豹子,只不过别人眼里的豹子,他其实是在当猫养。回来了,就喂一下,无聊了,就放出去自己耍,还顺便教教捕猎。“将他心中的鬼挖出来吃了”“不用挖了,整个吞了罢”。他教这些的时候,甚至是温温柔柔的。


原著里,阴间这群就特别喜欢玩阴的,十殿阎王见镇魂令主还得玩个特效装逼,仗着斩魂使不跟他们计较各种小动作,真惹火了,沈巍一刀砍完半个鬼城,温柔有礼地问还有我砍不得的鬼魂?又秒怂不敢露头了。赵云澜对沈巍说:“别人在变着法地算计你。”不过他又说:“以你的身份,本来不必和那边搅合。”这个时候赵云澜在失明中,他还没有足以与阴曹抗衡的力量,但想尽力给沈巍加上一点护持,他担心的大概是“蚁多咬死象”,万一斩魂使有个疏漏呢,毕竟沈老师看起来软萌好脾气,街头混混都能打劫到。沈巍反而自始至终只关心一件事“你是在担心我吗?”后来发现,阴曹地府十殿阎王,那都啥玩意,先天鬼王鬼面他都当个苍蝇。狮子固然可以放纵蝼蚁在身边试探,但是狮子想活动一下时,那蝼蚁只有灭顶的份儿。


就比如《无晦》里,三催四请这两位,一边觉得下面那个这么久没动静,估计没有杀伤力了,其实却怕得要死,堂堂阎王假装鬼差,撺掇着也很凶的少年厉鬼阿倦下去试探,偷偷摸摸跟着后面寻摸消息。结果沈巍动动手就给封在黄泉里了,而且让阿倦直接顶替了阎罗王的位置。这个……手动给二位阎王点一排蜡。


相比万山青和满江红里伴在赵云澜身边的沈巍,无晦里这一位单独出现的沈巍可谓是鬼王神韵的一次集中爆发,鬼王禀戾气所生,他可以为昆仑收敛,为昆仑低头,为昆仑想守护的世界安宁去镇压黄泉,为昆仑能平安轮回打断自己的腿自囚,但不是谁都能来他身边动土的。


那凶悍得干掉四个鬼差的黄泉,连两位阎罗王都吃了大亏的黄泉,不过是他放出的一条虚影,真正聚集了天地间未得去处的怨、恨、浊、烬的黄泉,连两位阎王都顷刻间没顶的黄泉,在他身边安静得像只猫咪。


谁能想到啊!四五丈深一小汪清泉,装满了温馨的小故事,荧光闪闪的,汀汀作响的这么一小潭水,竟是需要鬼王亲身坐镇的暴戾的黄泉!


就好像,谁能想到,那个整天安安静静坐着,没事听墙角收集小故事,做鱼酿酒逗孩子,柔软得像洗旧的灰袍子的一个人,是跺跺脚三界都抖的鬼王啊!


第五部分是沈巍乐章的高潮,“寒冰百丈黄泉主”这个标题,透着沈巍的桀骜与安闲,他是黄泉的主人,动动手能把整个阴间都淹了,张张口就把阎王都换了。他知道“这世上想要我去死的人多不胜数”,但还敢将自己的腿打断,干掉两个阎王,一动都不用动,他说:“普天之下,只有一人能教我低头。”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温温柔柔平和宁静的。


“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来与我作对呢?”“你们又算是什么东西?”这两句话必须要跪舔,帅炸了天,我现在还腿软。这才是沈巍啊,他固然为了昆仑将自己掰成个谦谦君子,但他还是生来比肩圣人的鬼王啊!


可这么一个人,日子却过得如寒冰封锢,波澜不惊。如果没有少年阿倦,他只是日复一日坐在岩洞里,“于世间最阴冷、最孤绝的境地里,折了自己的双腿,静静听尘世间的一段又一段的往事”。他珍藏着昆仑给予的名字,不肯轻易说出;他从无数的故事里学习人的感情,学着爱人;他收集一片片荧光,在昏暗的黄泉之下,编织无边星海,想得到一句“好看”的赞美;他将与那个人有关的魂魄留在身边,在片段言语里收集那人一点剪影。


他生命的预期里没有昆仑,他给自己的预设的未来是默默死在黄泉下,用生命守住大封,兑现与神农的约定。而昆仑在世间的千万年轮回里,没有沈巍的一片衣角。


沈巍对昆仑的情,也如同黄泉水,暴戾而激烈,但生生压制成波澜不兴的一汪潭水。他渴望见到昆仑,却半途折返,无法控制这样的思念,干脆把腿打断。从故事的时间线来看,沈巍下黄泉不过百余年,七十八年是第一次忍无可忍要出去,那之后便是每次动念就自己断腿,他出现的时候,脚上伤痕累累,走路都困难。就,那种思念本来被紧紧捂住,突然有了一个小孔之后,就再也无法抑制,越来越猛烈地喷涌,所以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密集地自残。而看这个时间线,第一次忍无可忍,应该是转世的昆仑遇害的大致时间吧。先天鬼王,有无数的办法将那个人救下来,他的仇人,想怎么碾灭就怎么碾灭。但是不行。真的迈出这一步,昆仑才真的万劫不复,连轮回都不能继续。


人间最令人悔恨的是什么?在少年阿倦来看,想报恩的人被害死,自己却不迟了许多年才知道,不但当时未能救护,连报仇都找不到真正的仇人。可对沈巍来说,是知道一切,有救护报仇的能力,却什么都不能做的绝望。而且这种绝望不是一次两次,是千百次,在昆仑的轮回里不断出现,像把钝刀,在心里一次一次捅进去,拔出来。所以在最后一世,当他终于放纵自己站在赵云澜身边之后,才会对赵云澜每一次遇险都那么紧张,紧张得快要发狂。


 


好了,哭完了,再开心一下吧。M老师还是很温柔的,故事的最后是甜甜的糖。沈巍和赵云澜在一起,小钟揭秘芸娘就是昆仑的某一世。不,等等!那几条鱼,不是故意要去咬小钟的,被生吞,他们也很委屈的啊!所以,什么仇什么怨?


小钟你……寒夜里吃一碗鱼羹不要紧,吃完报恩也不怕,但是你喜欢人家就……危险了啊。


我总算知道沈巍出去捡孩子时候那个漫不经心地洗刷刷和笑容是怎么回事了,我也知道为啥沈巍会和小孩一起对撸了。大概,就是那种“你毛长全了没也敢觊觎我喜欢的人”,以及“看看我这个尺寸,怕了没”,这种隐隐的炫耀吧。毕竟这是个“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的五千年老醋坛子啊!


 


最后。我其实有点遗憾赵云澜没有看到无晦海,毕竟收集得那么辛苦,又那么漂亮。但其实想想也不遗憾,沈巍的心,赵云澜已经完完整整收到了,他有漫长的时间去一点一点挖掘,那些孤寂绝望的等待都过去了,黄泉之主的心里早就撒满了阳光,无晦海依然承载着人类最美好的情感,在最昏暗的地方发着最美的光,不管谁看到,又或者谁都看不到,那都是极好的吧。



评论(13)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