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写给Maxilla大大《万山青》的一点读后感

超用心的长评!
我决定在飞机上码个后续!名字我想好了就叫满江红!
惊不惊喜嘤嘤嘤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就,必须要写点什么。


有些是在看原著时就心有所感的,有些是在刷剧时一闪而过的,还有些是看文时终于想透的,这么一些心情,不吐不快。


前两章是当成一个婚后幸福生活来看的,特别原著的一个场景,新案子,老实人郭长城,自拍和尚林静,办公室食物链顶层红姐,以及永远逃班逃得理直气壮的处长大人。


然后就被赵处撩得面红心跳生活不能自理,口水并鼻血哗啦啦的流。这车开得色气满满又清新脱俗,每个动作都能看出老赵的作死和沈教授的体贴,一直看到后来沈教授宁可爆血忍着欲//望也要顾忌老赵的身体,我是真的悚然了。在这种情况下说“我不怕痛”什么的,社情片一秒变成恐怖片,老赵居然没有萎掉,神经也是够强。这里体现出一个小问题,老赵的心,真的很大,大到能够包容所有面孔的沈巍,和沈巍所有的坚持。这个等下再说。


(划掉)但这无法掩盖这是一个听见“下面”都会反应的资深老流氓的事实。(划掉)


血亲压制这里赵云澜的反应是十分有趣的,他首先列了长长的单子对自己进行了全方位的反思。然鹅!昆仑君大人,您都转世了千八百回,怎么就确定是这辈子留下的风流债哩?就算是这辈子的风流债,您一个根正苗红的人类到底是怎么生出只毛猴来的。(不知道究竟是个啥,就当是毛猴了!)(还被洗掉毛了)


可是怀疑一个说话先红脸,能被调戏得同手同脚的小鬼王(原著里,赵云澜说“我以为怀了你的孩子”,吓得沈教授同手同脚跑掉了),赵云澜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沈巍说“中午我回来”,但是赵云澜回家已经下午了,沈巍安安稳稳“坐在沙发上等他”。这里是全文我第一次感情不连贯了,一派欢脱之中突然就楔进来一根针——沈巍,习惯了,等待。


一个小时是等,一万年也是等,无数次的轮回,安安静静等,一肩扛起幽冥,扛着十万大山、后土大封,再重的担子也不要紧,只要给他个机会,等。


行文留白,越是不说出来的刀,细细想来越是锋锐。从原著里沈巍和神农药钵的对话来看,沈巍是发誓绝对不接近昆仑君的,然而也一直在不远不近地观注着。一世一世,看他生看他死,看他生命中没有自己。M大在文中借沈巍的口说,那些岁月,不算活着。


前面一万年,沈巍一直在用匍匐的姿态爱着昆仑君,用永守大封的誓言换他一个轮回,镇压着自己的同族,做一个活着的姿态。阎王判官对他的算计也好,鬼族对他的痛恨也好,神农药钵对他的防备也好,那都是些什么?如果没有被鬼面算计着重遇赵云澜,他大概会默默活到大封崩溃,无声无息地殉身大封,从此世上再没有一个斩魂使,昆仑君也不会曾默默跟在身后的小鬼王。像两条平行线,一条突然无声无息断掉,另一条还有无限延展的前方。


计划不如变化,两个人重新相遇了。赵云澜本人的性格与昆仑君是有很大不同的,赵·日天日地(然并卵)·云澜顶着一具普通人的躯壳,却着天地人神皆可杀的气魄,以及……撩死人不偿命的,凑不要脸……


以沈巍的匍匐心态,如果不是碰上了这一世的赵云澜,可能还真的不至于敢下嘴……


他决定用一种献祭的心态度过最后一世,一次透支掉所有激情,然后拉着自己最爱的这个人去死……才怪!沈巍太高估自己的狠心度了。原著来说,他是消除了赵云澜的记忆,独自赴死了。如果不是小郭突然爆(火)种,昆仑君的记忆突然恢复,这个文就妥妥回到前面那条线上,从此世间再无斩魂使,昆仑君也不记得他的小鬼王,两条平行线……说到这,最近剧版的走向十分之迷,所有太太们疯狂发刀,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啊(快住脑)


总而言之,沈巍投身镇魂灯,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生出了魂火,构筑了真正的轮回。他选择赴死的时候,万山同哭,因为他是昆仑山圣的继承者。M大在这里衍生了一段十分精彩的剧情,万山同哭,说明万山有灵,万山之灵怎么来的,又为何要为昆仑山圣的神格殒灭痛哭?因为他们都是神筋化生,继承了山圣的血脉。不知道诸位看这段的时候心情如何,总之我是一口老血吞不下吐不出,一遍一遍的剥皮抽筋,一遍一遍的用血浇灌用心呼唤,走遍三万六千七百余座山。摔!这货是真的没当自己活着啊!这货是真的伤惯了啊!这货不愧是那个被黑气缠住后大喊“砍了我的胳膊”的沈巍啊!


我看完这文后,本着不能只死贫道的心情,一口气卖出数份安利,得到的回馈都是:这特么真是沈巍能干出来的事啊!


所以,赵云澜,昆仑君,就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突然有了……三万六千七百多个儿子,儿又生孙,孙再生……赵处,你对自己那根严格筛查不留后患没有用啊……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问过M大,沈巍把神筋都抽掉,会不会抽到最后,神格也抽没了。M大说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话,“不死不灭不成神,所以沈巍的神格其实也不是谁给的,而是自己挣来的”。虽然第一次是昆仑君用神筋强行提升了他的神格,但是那之后默默万年的守护大封,甚至最后以身相殉,这才是沈巍自己挣来的神格,也因此,生出了魂火,沟通了轮回。


原著里来看,各位先圣的下场都有点悲壮,女娲殉了大封,神农化身轮回,昆仑拿自己做了镇魂灯。昆仑说:“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那是先圣的担当。沈巍最终的选择,与先圣们如出一辙,这才是他真正的成神之阶。


好像跑题跑了太远。还是说回《万山青》这文,前面一直在说,这个沈巍,很沈巍,现在要说的是,这个赵云澜,也超级赵云澜。


赵云澜知道了一切,通读了万年,然后回了家,安安静静看着沈巍做家务。


沈巍自己暗戳戳爱了一万年,赵云澜是不知情的,后来他作为昆仑君的那部分记忆回来后,也顶多得到个前情提要。可以说,这段感情里,虽然他自己死缠烂打搞上了沈教授,但其实对他不算太公平。沈巍的爱,太深,太浓,太烈。有个人爱了你一万年,为你生为你死为你不计生死,甚至不求被搁在心里,套用我爱的500大大一句话,把自己低到尘埃里。但是赵云澜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段感情我承受不起”这种念头。他就这么安安稳稳接住了,甚至从来不会怀疑自己能不能给出对等的感情。当他还是个普通人,就敢放话:“斩魂使?斩魂使怎么了?我看上了就是我的,其他都给老子完蛋去!”纵然没了昆仑山圣的记忆,这份属于昆仑山圣的胸襟始终没变。


剧版镇魂33里,赵处扶着受伤的沈教授往家走,有句台词特别欠:“你这样子跟个孕妇似的”。(十分怀疑是白老师即兴之作)(据目前透露,剧里打动我心的各种细节好像都是朱、白二位老师自由发挥的)(人生有幸,得见朱老师白老师演了沈巍赵云澜;人生有幸,得见这两位,共同演了镇魂)就,看着沈巍一座山一座山替老赵播种,这句台词,还……真……挺应景啊哈哈哈哈!


************************************************


谨以此评,献给我爱了十多年并将在有生之年继续爱下去的 @maxilla 大大。



评论(17)

热度(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