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启月】小年轻无责任番外三 一分钟

如题,它就是一则,不负责任的,乱七八糟的脑洞23333

已完结,请安心食用。


小年轻无责任番外三/一分钟

 

【短不过一辈子,长不过一分钟】

 

01

橙色历1331年,尹寒结束了又一次睡眠期,再度被唤醒。

搭载她睡眠仓的红汖星号环航周期是1476.8天,白天和黑夜都长得吓人,室内生命循环系统检测到她苏醒,自动将她上方的拟态灯打开,柔和的人造太阳光立刻将她全身包裹。

尹寒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她坐起来打开光脑,一边浏览睡眠期间的大事记,一边打量着狭小空间里的另一个睡眠仓。

哦,她多了一位室友。


红汖星号隶属自由联盟,容载23万人,号称智能自动,除了精简的6000多名船员,其余都是像尹寒一样的原生体人类。星际移民政策开始施行已经3000多个单位年,各种资源紧缺,舰体独立舱位有限,所有人都已习惯将安全距离无限缩小,并无底线接受私密空间的缺失——对于醒来多了一位室友,尹寒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她甚至关掉光脑,站起来,走到近前,隔着透明隔离罩观察了一小会儿。

这是一位相当英俊的年轻男性,双眸紧闭,身材修长,裸露在外的身体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肆意专注的缘故,新邻居被她看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她,似乎是皱了皱眉,薄唇微抿,然后极其优雅并迅速地起身、穿衣、穿鞋,继而站到了她的面前。


“你好,Trader。”他的声音像净化过的风,低沉、冰凉,却又让人觉得舒适,“我是Warrior。”


02

资源部的那位先生,一定是出生前调整基因序列的时候不当心把脑子给搅糊了。

不得不说,这种舱室的分配方法,实在是太有创意、太富冒险精神,也太有想象力了!


红汖星号虽然小,但也是一个独立生存团体,对于将来的规划和发展,人们模模糊糊摸索到了两条道路:

一条相对温和,通过研究星图、寻找资源、发掘商机,继而争取生存权,拓展活动范围,寻找更适合发展的星圈。

另一条则简单粗暴,避免了长途跋涉的风险,通过与星际海盗们的武力交锋与实力碾压,在近地星系打下自己的一席之地。

对于何去何从,几百年来争论从未停止。尤其是这几十年来,两个派别泾渭分明,已经势同水火。


作为温和派的精神首脑,尹寒已经很习惯”Trader”这个略显羞耻的称呼

——反正对方的”Warrior“听上去也没有好多少,简直更羞耻中二一百倍。

300多年来,Trader的位子雷打不动,”Warrior“却已经换过好几任。


现在,她一觉醒来,新一任的Warrior居然堂而皇之地进驻了她的舱室!

别闹,光脑都要吓关机了好吗?


她几次发信要求资源部解释,最后终于得到了回音。


”能够直接连通中控室的个体舱房本来就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在之前的一次袭击中被彻底破坏,为了给予两个派别一个和平相处的机会,并保证连接中控室这项基本权益的公平性,我们决定,在另一个舱室修复之间,请两位先克服一下吧。”


克服你个大头鬼。

尹寒想。


03

预想中的火药味并没有如期到来。

到来的是另一种意想不到的……尴尬。


新一任的Warrior除了是个天生的战士,还有一个致命的特点。

他刚强、冷漠,有决断,但也英俊、优雅、强大,即使是冷冰冰抱着臂膀不说话,也散发出一种慑人的魅力。

全舰80%的少女,大约都将他当做了完美的x幻想对象。


尹寒醒来后的warming up party上,还拆到了一份礼物,标注是:“以那人bq状态下倒模制作的am棒”。

这种乱七八糟的商品究竟是怎么被生产出来的?

尹寒抱着复杂的心情收下了,默默藏到了储物舱的最深处。

其实她很想问:“不会还有用我做模型的cq娃娃这种东西吧?”

当然,最后她明智地没有问——总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


综合上述,和这么一个行走的荷尔蒙每夜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日子怎么可能好过?


她好几次碰见对方沐浴完赤裸着上身走出来,擦头发的时候肩部和腰部肌肉耸动,水珠沿着身体线条滑入腹股。

还有几个清晨,她穿着单薄的睡裙喝早茶,正撞见对方早上起来,身体上最不可言说的一些可怕变化。


事情在她终于开始做有颜色的梦开始达到爆发点。

忍无可忍的尹寒忿忿拿出了当时被她藏起来的那个小盒子。

哼,谁怕谁?


04

一个月一次的决策会议上,两个派别又发生了分歧。

星图前路上发现了一颗以白垩纪标龄的年轻星球,关于是否需要前往探索,尹寒和W不出众人所料地、有了不同意见。

“我认为,有必要去看一下。”尹寒说,“这颗星球的密度、引力、地表温度及湿度都极其适宜生物体居住,有一定的开发空间。”

W坐在她对面,面容平静地看着她。

“我不同意,”他说,“探地计划需要我们在原地停留的时间太久,结果也不一定乐观,我们需要利用这个时间去补充资源与火力,不然,我们挨不过这个冬天。”

双方阵营,无休无止的争论又开始。

两位决议者却都没有再说话。


尹寒望着对面的男子。

他的眼睛澄澈、明亮,并没有任何被激怒的征兆,反而很平静。


“说服我。”他望着她的眼神,就好像在说,“说服我,给我更多的证据,我就帮你。”


05

尹寒觉得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

为了那一个简单的眼神,她莫名其妙地铤而走险了。


她利用自身授权,从内舱开出了一艘小型单人穿梭机,没有通知任何人,直接定位了那个类地行星。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一天后,她成功登陆,对那里的气体与液体进行了采样。

看到万能机显示的数据的时候,她的双手在发抖。

96%相似度。

这是一颗能够孕育生命的星球!


她跌跌撞撞地回到穿梭机上,身体却又回归冰冷——所有电磁信号异常。

她被困在这里了。

一个人。


尹寒在做这个决定前,想过很多。

她明白,在探索的道路上,牺牲在所难免,而她一个人的生死,并不会左右任何必然的进程与发现。

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又体味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恐惧。

但是这种恐惧只持续了两个小时都不到。


因为W很快就出现了。


她看到他手里的信号发射器,似有所觉:“你是跟在我后面来的吗?”

W没回答,握住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你说服我了。”

他说。



07

W检查了尹寒的穿梭机。

“你的预隔热装置没有开到最大,”W一边走,一边低声道,“通过近地气层的时候,穿梭机内部受到的压强太大,所有精密装置都无法承受这样的高温——都报废了。”


尹寒破天荒地有些不好意思看他。


W却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将她抱上了自己的穿梭机。


尹寒有些惴惴不安:“这是单人机......”

”紧贴着驾驶位后面,有一个备用舱。”W挑起嘴角,嘲讽地道,“怎么,你不知道?”


尹寒闭上了嘴,乖乖坐在了驾驶位上。


身后一热,有人坐到了她身后,紧紧贴住椅背,呼吸喷到了她细嫩的脖子上。

“反向磁力作用,我们从这里升空,无法使用自动驾驶,我指挥,你来驾驶。”

他命令道。


黑夜中,他的声音、呼吸与温度,紧紧包裹住她。

像一张无影、又无形的巨网。


成功对接红汖星号的那一刹那,尹寒真正松了一口气。

背后的人很久没有说话了。


她叫了两声,没有回音,艰难地回过头,却闻到了血腥味。

W的双眼紧闭,呼吸急促。


她楞了一秒钟,然后勒令自己冷静,呼叫医疗小队,将他从内舱搬出,送入急救仓。


“备用舱一般只用来运输重要货物,没有配备完善的避震装置。他的身体素质相当强悍,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五脏六腑早就移位了,他却还能够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09


”奇迹“在急救仓里待足了三天,被移回到了两个人的原来的住所。

尹寒心里觉得愧疚,拧了毛巾,想要给他擦脸,但望着他如刀削般的脸,又觉到心如鼓擂,无从下手。

她想了想,将双手背在身后,低下头,在他的唇上轻轻碰了一记。


一发不可收拾。


这简单的碰触惊醒了浅眠的男人。

天生的侵略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进攻的机会。


她被抱起来,压到底下,毫不费力剥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他停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紧张得发抖,但浑身都泛起了兴奋的红晕。

这种不挣扎无疑鼓励了对方。


他肆无忌惮地压了下来,粗重地喘息着,揉捏着她身上最娇嫩柔软的地方。


“扔了它。”他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比它好。”


尹寒楞了一两秒,目光随着落到自己睡眠舱的底部,想到自己藏在那儿的东西,以及用那东西做过的事。

脸一瞬间涨得通红。


“你这个混蛋。”

她说。


然后她就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10

两派的争议还在继续,两位老大的关系却有了奇妙的进展。

尹寒不知道这种局面还要持续多久。

他们白天在会议桌上吵架,晚上在床上“打架”。

一切都是那么矛盾而和谐。


直到某一天,尹寒无意中读到了一份十分久远的星际日报。

上面讲述了帝国联盟一位前程远大的军事天才,如何指挥战役,取得若干关键性胜利等云云。

这位天之骄子长相英俊、身材挺拔,十分令人瞩目。

哦,最重要的是,长着一张红汖星号上每个人都很熟悉的脸。


“你需要解释一下吗?”尹寒问,“这位前途远大的帝国少尉?”


W笑了笑。


“你跟我来。”



两个人在回廊中坐下,除了漫天星光,没有别的人。


W拿出随身光脑。


“橙色历1289年,一艘飞船被击毁在联盟属地。”

“那是一艘间谍船,伪装成民用,穿梭于各大联盟之间。”

“我负责检查随舰的各种交易与记录影像。”

“那些影像又杂又乱,有的有用,有的没有。”


“我看了几个月,后来,我看到了一段录像......一个人。”


他操纵光脑,两人面前显现出画面来。


一位少女沐浴着晨光,站在船舰上。

她是一位商人,代表自己的船舰来交换物资。她的身子轻盈,眼睛明亮,带着可爱的笑容。


“我犹豫了一分钟,然后,我意识到一件事。”

“我必须找到她,得到她。”

“这就是我余下人生的全部意义。”


他的语声十分平静。

而又决然。


“而现在,我已经得到她了。”


11

有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不用记忆,没有任何凭借,不讲任何理由。

在很久远的以前,人类还生活在地球上的时候,我们将之称为宿命。

然后,我们去了更广袤而神奇的宇宙。

那种规律仍旧存在,只不过更虚无缥缈,难以捉摸。


它或许偶尔允许你犹豫。

但最长不过一分钟而已。

【FIN】


评论(65)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