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启月】小年轻 番外二 应识

小年轻 番外二  应识

 

 

齐桓出生在夏天。

黄梅季,大雨小雨下足了二十六天,偏在他生下来那一刻,欣欣然地放了晴。

 

乌云散尽,天光初霁。

漫天霞光齐齐整整拨开云雾争先下望,想要瞧上一眼。

 

这是个瑞兆。

 

齐家有钱,有钱人比寻常人更笃信气运——降生就得了大好彩头的齐桓,在往后的几十年里,被当家的爷爷带头宠着,几乎没宠上天去。

 

幸运而神奇的是,他并没有因此变成一个纨绔。

所有那些富家子弟惯有的毛病,他一个都不占,依旧聪明、上进、温和,洁身自好、与人无争。

平平稳稳考进名校,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但他心里总有那么一个念头:

他总觉得,自己活得,并不快活。

 

但快活又是什么呢?

世间千千万万个人,又有几个是真正快活的?

 

 

二十六岁的时候,齐桓遇见一个人。

 

下了班他开车去湖边钓鱼,在岸边瞧见一滩血迹,循着血迹,他在树丛里发现了一个已经昏迷的男人。

 

他躺在那儿,年轻、英俊,嘴唇紧紧闭合,胸口有一道刀伤,泊泊地往外流着血。

 

齐桓觉得从道理上来说,自己应该慌乱一下。

于是他在心里掐着秒表慌乱了30秒钟,然后有条不紊地做了一系列的动作。

脱外套,扎住伤口,在车后座铺上野餐垫,卷起袖子把人抱上去,发动汽车。

 

两个小时以后,男人在附近最高级的私人诊所病房里醒来。

 

这个时候齐桓已经走了。

他用现金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随便杜撰个名字签了字,留的电话是个空号。

 

不过这些统统是白用功。

 

两天后,齐桓下班回家,忽然发现车库里多了一辆崭新的布加迪威龙。

带牌照的。

 

车钥匙连带一束花在一个小时以后被快递送上门,还附带一张小卡片。

 

齐桓颤颤巍巍地拿起来读,内容意外的简洁:

 

弄脏你的车,赔你辆新的。

 

署名是力透纸背的三个字:

 

张日山。

 

 

认识张日山之前的齐桓顺风顺水,认识张日山之后的齐桓…….

简直逆我者亡。

 

 

张日山发现齐桓这个人,很有意思。

 

首先,他的运气是真的好得出奇。

 

开车能够一路不遇红灯,一出门雨就停,想要吃日料,门口的日本料理必定正好打折。

 

连带救他当日,也是险象环生:

他来前两分钟,歹徒刚刚撤走,他走后两分钟,清场的人就到了。

这是何等奇妙的踩点。

简直是上帝之眼。

 

齐桓听他这么说,也笑了。

 

“跟上帝没什么关系。”他笑着说,“真要说,大概是因为我有守护神吧。”

 

 

齐桓说的守护神,是两只神出鬼没的大猫。

 

一只黑色、一只白色,都是浑身上下一丝杂毛都没有,漂亮得不合常理。

 

据说在齐桓很小的时候,它们就常常成对出现。

 

“白色那只是母猫,脾气很不好,我叫它大小姐。”

 

“黑色的那只公的,不太喜欢叫,很安静。”

 

 

“我管它叫佛爷。”

 

 

 

有一天晚上张日山醒来,发现床头蹲着一只黑猫。

 

绿色的眸子,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他想了想,叫了一声:“佛爷?”

 

它垂下头来,似乎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轻轻“喵”了一声。

 

 

张日山也瞧了它半晌。

 

“你放心。”过了很久很久,他轻声说:“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那只看上去倨傲而又冷淡的大猫,似乎在这一瞬间,流露出一种温柔的神色来。

 

它又喵了一声,一回身,跳上了窗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月色中不见了。

 

 

后来。

再没有后来。

 

张日山再也没有见过它。

 

 

 

齐桓后来偶尔会回忆起那只一言不合就喜欢咬他一口的大白猫,还有会在一旁抬起爪子默默把白猫扒拉开的大黑猫。

 

不过时日一久,也就渐渐淡忘。


起伏聚散,本就是人间正道。

 

如有来生,也不必为友,点头即可。

 

遇不遇见都无关。

识不识我,亦无妨。


评论(81)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