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启月】小年轻40 完结番

潜水的,都补我的赞啊!最后机会啦!

40

 

她不停地奔跑。

 

面前出现了一扇石门,看上去厚重而古朴。

 

石门上雕着细密的花纹,仔细瞧,像是一种什么根茎细长的花儿,十分秀致好看。

 

她的心砰砰地在跳,身后的各种咆哮嘶吼声愈来愈近。

 

她一只手紧握着拳。

 

然后拼命向前……伸出了另一只手。


她推开了门。

 

 ——————————————————————————————————

 

等大小姐哭够了,马胡为和马恩梵已经被白光灼烧殆尽。

 

小天师搂着她从地上站起来,俯视着一黑一红两具“借运棺”,忽而低声道:“我还想……做一件事。”

 

大小姐轻轻将眼泪擦干了,微微笑道:“嗯。”

 

 

半个小时后,齐桓的身体被小心翼翼地放置到了红棺之中。

 

小天师几乎没有犹豫,跨入了旁边那具黑色的棺材,平平躺了下来。

 

他刚想闭上眼睛,身边却一重。

 

大小姐也爬了进来,就躺在他身边。

 

“我上辈子福气也好的,这辈子还做慈善,应当也有些福德吧?”她笑道,“我同你一起借福运给他,好不好?”

 

小天师没说话,只是侧过头,亲了亲她的发顶。

 

大小姐偎在他身边,过了一会儿,忽然笑道:“算命的,你下辈子要撞大运啦。你可要给我争气,少说也要做个首富,上个排行榜什么的。实在不行,得几个诺贝尔也好啊——要是这些都做不到……我就,就……”

 

 “好像也不能怎么样……那时候我说不定已经变成了一只小猫,或者是一只小狗啦。” 她想了想,自己噗嗤一声先笑了:“不过咬你两口,应该还是可以的。”

 

 

她话还没说完,自己先被人咬住了嘴唇。

 

棺盖不知何时已缓缓合上,视线里一片昏暗。

 

她瞧见自己身上有白白的、雾气状的东西抽离出来,透过棺盖的缝隙,缓缓地在往外渗。

 

棺材里是闷的、是热的。


 

生棺朝一个方向走,死棺朝一个方向走,等两个棺材各自通过轮回道后互换位置,借运也就完成。

 

她终于明白在殉葬坑前看到的深坑一样的甬道是什么了。

——那是借运棺材拖动过后留下的痕迹。

 

 

 

她撑起身子,贴在他的耳边,断断续续地问:“你在……想……想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声道:“我想比你老。”

 

这辈子我这么年轻。

下辈子,我想比你老。

 

一岁也好,两岁也好。

老一秒,一个小时,也很好。

 

她没说话。 

手腕上的二响环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马胡为和自己记得前世的事,小天师和马恩梵却不记得。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记得。

 

大约也就是两个人之间,总有一个爱得深些、执著些。

执著到他们这个地步,有没有记忆,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笑了又哭,哭了又笑,最后也不知道棺材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

 

 

小天师默默帮她整理好了衣物。

 

石棺挪动的声音没有了,两个人开始听到另外一种声音。

 

那是尖利的呼啸声、悲鸣声,以及无数嘶吼声。

 

好似千万冤魂厉鬼,一起扑来。

 

小天师低声道:“来了。”

 

大小姐问:“是什么东西?”

 

小天师道:“马恩梵死了,他驱使的各种阴物,都失去了束缚。”

 

大小姐笑道:“我不怕。”

 

小天师也笑了,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乖。”

 

 

他一手推开了棺盖。

 

大小姐摸出了虎骨哨。

 

虎伥将军和白色穷奇应声冲出。

 

一黑一白两只异兽,一个驾着黑雾,一个展开白色双翼,静静悬停在两人头顶上方。

 

四周呼啸着的数不清的异物。

 

有无头的小孩,有青面獠牙的怪物,有口喷火焰的异兽……

 

它们睁着血红的眼睛,在窥视、在观察、再等待。

 

这数量实在太过惊人。

 

 

小天师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今日绝对不可能将它们尽数杀死。

 

 

就在石室的另一头,有两条十分窄细的甬道。

 

他摸了摸她的头顶,低声道:“看到了?”

 

她点点头。

 

“别的路我们都走过了,这两条,或许就是出口,或许什么也不是。”他问,“你敢不敢走?”

 

她笑道:“你敢我就敢。”

 

“太窄,两个人跑不快。”他说:“带好虎伥,分开走。“

 

两个人最后握了握手。

 

他低头看她,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她的瞳仁里波光潋滟,明晃晃的只映了一个他,那么真切。

 

 

她闭了闭眼睛,忽而笑了,轻轻道:“饥寒痛痒同觉。”

 

隔了一会儿,她听见他极稀有的笑声。

 

“福祸生死同当。”

 

 

他们同时冲了出去,一左一右,快速地投入那两条相邻的甬道中。

 

穷奇与虎伥跟在后面。

 

那千百阴物怪兽静止了一秒,忽而齐声怒吼,跟着冲入了甬道之中!

 

 

 

长明灯已经快要灭了,道路很暗,很曲折,有的时候是直线,有的时候又弯弯曲曲,好似在转圈子。

 

 

小天师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他无暇回头。

 

穷奇刃已经折断,它不得已现出本体,与一只鹰隼模样的怪物撕咬在一起。

 

到形体全部崩散,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终于,借着昏暗的光,他看到前面有一扇石门。

石门上雕着一种奇特的花纹。

那花纹很漂亮,有细长的茎,枝条曼妙。

 

身后,穷奇发出了力竭的嘶吼。

 

恍然间,他好似听见了清脆的“叮叮”声。

仔细听,又好像没有。


他想起头一次见到尹寒的时候。

天很冷,还是半夜。


她敲了敲他的车窗,低下头来和他讲话。

晚风很冷。

他看着她,几乎忘记了挪开视线。

 

到今后,化蜉蝣,变沧海,面目全非。

是年轻,是苍老。

同途或异道。

总能再见,总会再见。

 

 

他没有再犹豫,伸出手,推开了门。

 

门后,是更广阔的天地,还是伸过来的另一只手?


【Fin】


谢谢大家的支持,已完结。

如果是你,会希望门后面是什么呢?

评论(189)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