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烈火如歌/雪歌】白袷衣 06

06 灶头山




第二日一早,两个女人携手上了山。


“草木确有被压过的痕迹。”烈庄主蹲下身,“脚步这么轻,怪不得走起来没有声音…….身穿重甲的青年男子,为什么个个落地都这么轻?总不能真是鬼吧?”


刀三似对这个地方仍心有余悸,默默摇了摇头。


烈庄主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再走一段,看看还能瞧出什么来。”


此刻天色还早,山中鸟栖虫鸣,树木苍翠,倒是一派明丽风景。




两个人却都没什么心情,又走了一小段路,都觉得有些渴了。


烈庄主取了水囊,弯下腰来,低声嘱咐道:“你坐一会儿,我去取些水来。”
她正说着,却见刀三双目陡然睁圆,望着她身后。


烈庄主一手扶着腰间长鞭,豁然转身,只见面前约莫七八丈远的地方,草丛深处,正站了个人,身材娇小、面目隐在阴影里,冷冷地瞧着二人。


刀三颤声道:“是......是她!”


烈庄主没听懂:“什么?”


“那天晚上我们遇见的。”刀三抓着她的手,“那个小姑娘!”


她说完这句,那草丛中的人似是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跑,在晨光中几个起落,便已飞出老远。


烈庄主瞳孔微微收缩,长鞭一抖,便要追上去。


刀三紧抓着她的手,咬牙道:“别去!”


烈庄主素来天不怕地不怕,三十多岁,因一些往事,反而戾气加重,狂性一发,谁的话也听不得了,冷笑道:“大白天怕什么?我还没烧过鬼呢。”


刀三抓了一手空,寒毛都快竖起来了,眼见脱了缰的烈庄主狂奔而去,毫无办法,只得远远在后面缀着。




烈庄主提纵之间,却比刀三快上许多,慢慢便也与前面那人拉近了些距离。


此刻天已大亮,山中虽树木林立,但视野开阔,那人的身形自然也能瞧得更清楚些了:这果然是个女子,长发松松在脑后挽了,着一身青衣短打,看身段与姿态,年纪绝不会太大。


她在后面看着这背影,总觉得有些熟悉,又始终落开一段,无法追上,心下也恼了,长鞭一抖一长,径直朝青衣人后腰卷去。


那青衣人“咦”了一声,略一回头,也未见有什么动作,一把便将那能碎石断金的长鞭轻轻松松捏在了手里。


烈庄主也愣了。


她失声道:“——真真?”




树荫明暗间,那青衣人一双眼睛秀丽却木然,分外眼熟。




她一呆愣间,对方已将鞭子一把甩了,毫不客气转身就跑,不过转瞬功夫,已消失在山林道外。


刀三赶上来,便见到呆立在原地的烈庄主,颇为担心地拉了拉她的衣袖,道:“追不上便算了,等我们回去,再从长计议…….”


烈庄主却像没听见似的,毫无目的地向前走了几十步。


刀三被她这样子吓着了,叫了一声:“如歌?”




烈庄主这才回过神来。


“我知道她去了哪里……你能不能…….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她嗫嚅着问。


自灶头山至江边小镇,其实不过小半日路程。


烈庄主走了一趟回头路,才发现那一晚她深夜所见的“猛鬼行军”,其实也离灶头山不远。




刀三见她失魂落魄,也猜不出是为什么,加之方历丧夫之痛,并无心情攀谈,因此两人一路沉默,脚程竟还比前几日烈庄主来时快些。


两人在村子里转了几圈,被几个孩子看见了,有个孩子还凑过来,扯了扯庄主的衣衫下摆,笑道:“先生的漂亮朋友,你又来啦?呀,你又带来一个人,也生得好漂亮。”


刀三忍不住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过?”


烈庄主点点头,弯下腰去问那孩子:“先生今日在不在家?”


“在呀。”那孩子笑嘻嘻道,“先生自来了以后,还未曾出过村子呢。”


刀三想问先生是谁,瞧见庄主此刻的神色,似有所觉,没有再问。




小院十分幽静,门未闩上,轻轻一推便开了。


那人果然还在,白衣不染纤尘,正负着手,逗弄檐下飞来的一只黄雀。


那小雀儿也有趣,周身圆滚滚、毛绒绒,也不怕人,还拿嫩生生的小喙,去啄他的手指。


刀三退了一步,脸色惨白,抓着庄主的手,悄声道:“如歌,你这癔症,好…..好厉害。”


庄主不明所以:“什么好厉害?”


“能传染啊。”刀三呻吟一声,简直快要哭出来了,“我我我好像也疯了......怎么白日也能见鬼了?”




院子里的人闻声回过头来,看见两人,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哪里有鬼?让我瞧瞧。”


这一笑光风霁月,整个院子都似亮堂了不少。




刀三失声道:“公……公子?你…….你没有……”


“雷夫人。”院中人微微颔首,笑道,“许久不见,一向可好?”


刀三听见他问,眼泪也止不住了,垂下头来,哽咽道:“见到公子安好,原本应当高兴…….可外子几日前刚刚暴毙,我……我实在是......”


他唏嘘道:“此事我亦已知晓,往事不可追,请你节哀罢。”
他说罢转过身,瞧了会儿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烈庄主,忽而轻轻叹了口气:“所来为何?说罢。”


烈庄主愣了愣,道:“我……..”
她只说了一个字,便好似骨鲠在喉,再也接不下去。


“不好开口么?”他垂下眼来,微微笑了笑,“你不会无缘无故来寻我,总应有些缘故。”


刀三见二人神情古怪,忙插入来。
此事她前因后果,昨日刚讲过一遍,今日再将来,也简明顺畅了许多。


“青衣少女?”他静静听完,略微沉吟了一下,便也懂了,转过来看着眼烈庄主,淡淡道,“你怀疑真真?”


烈庄主咬了咬牙,想要辩驳几句,一看见他的眼睛,却又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刀三不知道“真真”是谁,又不好现在问,来来回回瞧着两人,只觉得自己头也快裂开了。


他微微一哂,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真真昨夜的确出去了,此刻还未回来,若想问她话,便在此处等着罢。”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