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秋陈]归处 -1-

坑了许久,还有人记得我,很幸福。
这个发展太可爱了,期待下文:)

清雁:

* 本文是文荒后自割腿肉的产物,算是《同徒》的二次同人,谨以此致敬 @maxilla 太太,感谢你带来这么好的作品


* 《同徒》中的秋陈属于M太,此篇不负责任的YY属于我,部分设定参考原著小说


* 不保证速度也不保证完结,不过人还是要有梦想,万一M太填完《同徒》这坑了呢(x


* 本文除了M太谢绝一切转载,欢迎大家来和我讨论并愉快地催更M太呀


 ✧(≖ ◡ ≖✿ 




-1-




清溪镇地处落梅山脉最南端,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


这里的人资质平平无奇,千百年来极少诞生具有修道天赋的人物,便是读书经商也比其他山民笨上几分,唯一值得称道的便是采药制药的本事。说到药,清溪镇上下都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放眼整个山脉九十四小镇,也找不到比他们更懂药理的。

清溪镇祖祖辈辈皆靠山以药为生,出品的药材品质都比其他乡镇优上两分,山脉之外大城里懂行的药商都知道要来这里收货,转手出去就是好一笔进项,若是清溪镇民再狡狯一些,拿到手的银两可不止这个数。

然而再怎么喜笑颜开,这些药商也不敢做得太绝。

落梅山脉是什么地方?

是“天下佳山水,古今推桐江”的桐江发源地,是东土大陆南方最钟天地之灵秀的山色。

更是离山剑宗与南溪斋的山门所在。

当年离山剑宗祖师爷跟随长生宗来此,便以剑为尺,为离山划了落梅山脉北三十六峰,与南溪斋所在的圣女峰比邻而望。时移世易,昔日盛极一时的长生宗已成昨日黄花,而离山还是那个离山,南溪斋也依然是那个南溪斋。

所有人都知道,离山为剑,南溪斋为鞘,只要这柄不世出的宝剑依然高悬于天,朝廷和国教就必须尊重南方的声音。

因此,尽管清溪镇与这两处修道圣地毫不相望,更无修道高手坐镇,依然能多年如一日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平日里最爱饭后到镇口散步的颜老头眯着眼看向远处走来的一队人,这样想着。




*




这一行有头发花白的老者,有身姿绰约的美妇,还有打扮一致的兄弟,举手投足自有种说不出的精神气,看着便不像无意经过的旅客,让人不敢冒犯。

包打听颜老头思忖了下,叫过在旁玩耍的孙子先去把镇长请过来,自己则在这边先探探对方的来路。

颜老头做足了心理建设,才上前与来人中那位老者搭话,结果对方出人意料地谦和,更是毫不犹豫地告知了身份。

竟然都是不远万里从北方而来的修道老爷和仙子!

颜老头压下心里的震惊,似乎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问道:“您几位专程前来,不知是……”

“老人家,吾等无意叨扰,一路寻来,只为求见卢远色、卢先生,不知可否代为引见?”队伍中较为年长的中年男人瞬间意会,连忙说明了来意。

听闻此言,颜老头暗道“果然如此”,这才松了口气。

“您几位是找小卢大夫的?他就住在镇上西北角的知草堂那边,您不嫌小老儿我脚程慢的话,便由我带您过去吧?”

老者和兄弟俩随即面露喜色,欣然点头。

那位眉目如画的夫人心思更为细腻些,犹豫道:“并未递过名帖就直接上门,是否不太合适?”

肃州那晚见识过纵横局的人都清楚,那位卢先生的实力和眼界绝不下于声名赫赫的神国七律,之前籍籍无名不过是醉心修炼而不履尘世之故。依卢先生那次事成后便与秋山掌门一同离去的潇洒作风来看,世俗名声与世人景仰皆非其所求,这样自有其风骨气节的人物,可能真不在意此等细枝末节,但贸然前往耽误先生要事的话,岂不本末倒置?

“仙子大可放心,小卢大夫不是那等拿乔之人。”终于赶到的镇长赶忙澄清:“实际上小卢大夫说过,若有陌生来客到此寻他皆可直接带到知草堂,不过下午他一般都在教镇里那几个皮猴儿读书习字,约莫还有半个时辰才会结束。”

来客中的老者闻琴弦而知雅意,笑道:“都说客随主便,未告知主人便来访已是失礼,怎好再多加打扰?我们这就找个客栈歇歇脚,时辰到了再上门拜访卢先生。”

镇长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暗中剜了似有不服准备开口的颜老头一眼,殷切道:“怎么好让几位老爷和仙子去那等偏陋之处?实不相瞒,我家便在距知草堂两街远的地方,请务必赏光,尝尝我们清溪镇特有的明心茶!”

要死哦,本来他们清溪就因不通文墨被周围几个镇嘲笑过,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小卢大夫把那些上蹿下跳的瓜娃子管得服服帖帖,就连他家那个逃课魔王小外孙都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去考个槐院回来为镇里争光!

镇长简直想抱头痛哭。

清溪镇列祖列宗,不肖子孙这一代终于等来下凡的文曲星啦!

什么,你说有人只想抱大腿而带头干扰正常教学,破坏课堂纪律?

镇长十分感动,告知了你爱孙如命的婆娘。

谁敢阻挠他宁家祖坟上冒青烟,就让你看看今天的搓衣板为什么这么红!

松峰道长并不了解身旁的镇长那异彩纷呈的脑回路。

他向北远眺,思绪又回到了今日早晨那一场会面。



*




离山主峰,待客室。

“诸位前辈远道而来,不巧掌门师兄有事外出,师尊他老人家也远游访友,只能由我来接待,实在惭愧。”

四人连称不敢,不忘向对座那位文雅青年回礼。

苟寒食微笑着对来客致意:“数月前得知,松峰道长与牡丹仙子均已冲破关卡,晋入聚星巅峰,而两位雪山宗前辈在回归师门后大力促成南北两派合宗,此举也得到了教宗大人的赞赏,实在是修行界两大喜事。”

雪山宗年轻的弟子道:“吾辈曾经囿于自身,一叶障目,忽视了天地之悠远广大,如未曾有幸与秋山掌门与卢先生相见,如今必难取得此番成就,更何谈喜呢?委实不敢当。”

其余三人心有戚戚,点了点头。

四人中威望最高的松峰道长缓缓说道:“教宗大人年轻时,有观天书碑而引来京都漫天星光之壮举,在那场星潮中破境的学子不计其数,即便教宗大人不以居功,他人却不能不领情……修道之人,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心若不诚,这修行也就到头了。”

听到那个称呼,坐在右侧的关飞白挑了挑眉。

“道长说得没错。”自从进入离山地界就极少发言的牡丹娘子终于开了口:“一年前幸得秋山掌门和卢先生出手,肃州才免于城破人亡之难,我等数十人更得到了卢先生的指点才有今日的进境,吾辈不才,但自认并非绝情寡义之徒,既承其恩,哪有不回报之理?今日来离山,便是想代战友们向掌门和先生当面致谢,如有可使力之处,更是求之不得!”

牡丹娘子极擅察言观色,说话间也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瞟向对面的两人。

关飞白似乎脸色有些黑。

苟寒食倒是面色如常,但眼里分明流露出了笑意。

她有些纳闷。

这是什么反应?

苟寒食给了关飞白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轻咳了一声:“卢……师弟的确是我离山弟子,但师弟性喜清净,不爱过问世事,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洞府清修,自那次历练以来便没有再次下山。但近来年关将至,今年又是少有的寒冬,师弟便主动提出要帮助山里乡亲义诊,最近应是往山脉南边去了,也正是掌门师兄与他同行。若几位前辈得空,何不直接去那边看看?”



*



半时辰不长,但在松峰道长四人眼里却像是过了百年时间,那扇紧闭的竹门才缓缓从内打开。

几个半大孩子走了出来,最后才是一位眉眼清秀、面带笑意的男子。

他穿着的青衫是最简单的样式,没有丝毫绣纹点缀,只在外面罩了件白色的狐裘。

一个小女童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先生、先生。”她有些害羞,却还是眨着眼小声道:“您明日多讲一点王大人的故事好不好?”

“先生,王大人真的还没开始修行就考上了天道院吗?那是不是比教宗大人还要厉害?”

“胡说,教宗大人才是最厉害的!”

“先生,别理他们,我还是想听太宗皇帝的故事!”

虽然课程早已结束,孩子们还是团团围在男子身边,耍着成年人一眼看得出的心机,不甘示弱地争夺着先生的注意力。

男子温和道:“已为你们多讲了一刻钟,明日就必须上完《勤学新要》第五章。”

看着孩子们瞬间垮下的脸,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若你们回去好好温习今日的内容,并预习好第五章,提前完成教学任务的话,我就接着讲王大人一夜悟道之后的故事。”

“先生,您赖皮!”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扁了扁嘴,不服道:“悟道之前呢?总不可能王大人凭借自身学识被天道院破格录取后便泯然众人吧?”

“没错。”

“……哈?”

望着傻眼的学生,男子摸了摸他的脑袋,轻描淡写道:“就算是王大人,悟道之前也就是在读书、读书、再读书。”

“读得多了,自然就悟道了。”

“可、可是……”

说好的一鸣惊人、势不可挡,一路踏着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丑角的脸冲上人生巅峰呢?

城里那些戏班子可不是这么演的!

“小虎,你觉得读书有用吗?”

虎子犹豫着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没用呢?博山镇和观明镇那几个臭小子不就是总爱嘲笑他们清溪出不了状元郎?就连开联会,每当说起文教一项,外公都要臊着脸听其他镇长假惺惺的劝慰,回来后还得吹胡子瞪眼好久。

“那你觉得读书无聊吗?”

虎子果断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脸红道:“先生来之后,我一点也不讨厌上学了,但如果不是您来教我,我肯定还是不喜欢读书的。”

男子笑了笑,话锋一转,反而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昔年我开始读书时,师父只要求我和师兄背下所有典籍,却从未解释过这样做的用意。”

“除了读书,我们没有任何消遣,当时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只想着其他孩子应该都是这样。如今想来,如果换个环境成长,我未必能如此自然地接受师父的安排。”

“先生我不知道,自己是天生就爱读书、还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而世间读书人千千万,绝大多数都不会像我那样,多年如一日地闭门造车——瞬息万变,本就是对世人最大的考验。”

“你们景仰的王大人年少时在族学,冰天雪地食冻粥依然手不释卷,来到京都后仍不改其志,年过四十才迈出那关键的一步,世人皆赞他厚积薄发,忍得寒窗四十年、从此行路皆坦途,其实不然。”

“读书才是他的生活,修行不过是点缀罢了。”

一直在旁默默聆听的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尤其是来客四人,几乎是强按下走上前问个清楚的冲动才克制住了自己,但也难掩震撼,只是惊疑不定地盯着不远处的男子。

男子似有所感,朝着他们的方向微微示意便很快收回视线,望着身边听得入神的孩子:“以前的我也是这样过来的,一直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后来认识了一个朋友,才知道这是很不得了的事。”

“人生在世,时刻都在选择,也时刻都在修行。你们对世界的认知决定了你们的选择,你们的选择汇集在一起,就决定了你们的‘道’。”

“明了心意并贯彻始终,就是‘道’。”



*



等男子目送镇长和孩子们离开并向这边走来,松峰道长等人依然如坠梦中。

这一年以来他们不是没有过疑问,为何这位惊才绝艳的卢先生自肃州一战后便销声匿迹,就连天下消息最灵通的天机阁也讳莫如深,他们多方查探无果,只能亲上离山寻人……原来、原来是这样!

除了那一位,当今在世的强者还能有谁比他更懂王之策?

“您、您是……”那位年轻的雪山宗弟子话都说不稳了,双目通红,就要直接跪倒。

其余三人也好不到哪去,根本不敢直视对方的面容,只是用暗劲托了托年轻男子,以免他当场失态。

这可不是在离宫主殿!

男子有些无奈,笑着叹了口气。

“没错,是我。”

卢远色何许人也?

当世五圣人之一,国教教宗,陈长生。



评论(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