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写手20题

挺好玩的,做了一个。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Lofter这个id,maxilla,是下巴的意思。

取笔名的那天我下巴脱臼了(去医院回来之后注册了这个id)。

看过就算,请不要再提起此事,谢谢配合。

(有小伙伴提醒我这个词不是下巴!是上巴!

别再叫我下巴老师了我不是!骄傲脸)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小学两年级。

通关《仙剑1》之后,我给这个游戏写了个剧本,前期遵循原著,后期放飞自我。

我记得我给阿奴配了个cp,是拜月的儿子(泥垢了!)

后来写作的动机是爱上了温瑞安,遇到一群很厉害的人(是真的很厉害!)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没有固定文风。

每篇文都在变。

其他人我也不知道,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落差很大。

有段时间写文像写诗,恨不得每个字换一行。

就真的……不能看。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文字可以很简单,表达要很特别。

 我看文喜欢在心里默读。

 如果读出来很别扭,那就不喜欢。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神仙打架(是真﹒打架)

 装逼耍帅。

Ummmm,这俩好像是一回事。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心理活动。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快起来很快。

 慢起来很慢。

 看心情。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如果是背景比较实的故事,会花很久。

譬如楼诚(准备到现在也没准备好,哈哈哈哈)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没有特别的习惯。

 基本没有什么困扰。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派。

 常用的是pages.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不打草稿。

 但会乱起标题。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武侠、悬疑。

 不管写什么都喜欢故弄玄虚一下。

 臭毛病。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王尔德、毛姆、海明威。

 托尔金。

 古龙、温瑞安,后两者对文风有影响。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很多年前想过。

 后来觉得还是作为兴趣比较实际。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频繁换马甲,却总能坑到特定的一群人。

 这一定是上天对他们的诅咒。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比起吃我更喜欢写作。

 (我是真的不爱吃。)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也没有最喜欢的,都不完美。

选了一段近几年写的。



小郡主赧赧地在床上滚了一圈,翻身坐了起来。

 

她白日里瞧上去十分矜持高贵,此刻却瞪着一双漾着秋波的大眼睛,更肖似邻家娇憨可爱的普通小姑娘。

 

她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又看了眼长榻上的男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小老板,我早知道你不是常人,我找人查了你好几年了,什么屁玩意儿都查不到。”她的目光最后放在秋山君身上,轻轻悠悠地道,“你果然处处都与众不同。”

 

秋山君只是皱了皱眉。

 

他忽然回过头,望向了窗外。

 

窗没有合上,窗外,是宽阔、壮丽的洛水河。

他的眼睛就盯着江面、江心。

 

这个时候,水面上的船只并不多。

 

只有靠近对岸的地方,有一处码头,码头的深处,泊有一艘画舫。

画舫上亮着灯,隐隐还有笙歌声随风飘来,不知是谁家的公子,鼓瑟寻欢到深夜。

 

秋山君回头看着床上的教宗大人。

 

陈长生已经坐了起来。

 

他做这个动作显得很吃力,额上也沁出了冷汗。

但他并没有去擦,而是和秋山君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是什么?

哪里有什么?

 

小郡主并没有两人的修为,但她却更敏锐。

这大约是大部分女人比男人强的地方。

 

她仿佛已全然忘记了方才的尴尬,身子如鹞飞而起,轻飘飘落在了窗前的矮几上。

 

“咦?”她诧异地道,“好像下雪了。”

 

正是秋末,这里是南方,为何会下起雪来?

 

 

雪沫子飘了下来,河岸边很快积起了一层薄雪。

 

肃州城很静,大部分人都在沉睡中,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一场雪正静静、悄悄地降临。

 

没人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秋山君的表情愈发凝重。

 

他的目光从江心离开,转而投放至了空中的几个方向。

 

那里似乎什么也没有,但仔细看,似乎雪落得比别的地方,更为频繁、殷勤。

 

 

就在他移开目光的时候,江水忽然发生了某些变化。

 

江心的水、忽然从某一点、开始结冰。

深碧的江水、忽而变白,像一个同心圆,极快地向外面扩散开来。

 

 

小郡主陈辞显然从没见过这样的奇景,显得十分惊讶:“这……这到底什么情况?”

 

秋山君没有回答。

 

陈辞的脸色渐渐也沉了下来。

 

她的视力很好,能看得很远、很清楚。

 

她看见江面下,有一条鱼,已靠近水面,想要跃起,那丝丝冰白的雪意,却追上来、包裹住了它。

几乎就在一瞬间,它变化作了一堆白色的齑粉,彻底融没在冰雪中。

 

冰面还在继续扩大。

 

陈辞忽然感受到了一种恐惧、一种莫大的威压、一种死亡的威胁。

 

如果这冰面继续扩大,如果它上了岸……会怎么样?

 

她知道自己跑得很快。

她可以跑,甚至可以带着很多人一起跑。

 

但那又怎么样呢?

 

她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岸边——那里,是安静的肃城。

 

是沉睡着的、毫无知觉的,数以千计的普通人。

 

她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一片黑暗中,她看见洛水两岸,陆续有数道黑影掠出,齐齐落在岸边。

 

这些人模样、穿戴各不相同,既有着锦袍的公子哥儿,亦有穿守备服的军士,兼还有文士、算命的。

居然还有一个乞丐。

 

陈辞甚至还在人群中发现了几个熟人:隔壁裁缝铺子的牡丹娘子、镇上最大酒楼的黄老板……

 

他们落在了岸边,互看一眼,自己也有些诧异,却很快了然,报以微笑。

 

 

下一刻,刀光、剑气,挟带着拳风,忽而从两岸席卷而起!

 

目标无一例外,都是江心正在扩大的冰圈!

 

 

陈辞之前那种不安与恐惧,忽然就消散了。

 

 

 

雪光下,小姑娘垂下了头,隔了一小会儿,忽然转过头来,朝着室内的两人笑了笑。

 

“我要出去了。”她轻轻地道,“你们快跑吧。”

 

 

一直沉默地注视着天空的秋山君,似乎此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他转过头,看了眼面前的小郡主。

 

“他们挡不住的。”他沉声道,“你出去了也是一样。”

 

 

陈辞一直在看他,仿佛想要多看几眼。

 

听了这句话,她也不着恼,忽然低声笑道:“我的父亲……在很多人眼里,是个没什么用的人。但他其实很聪明,他讲的很多话,我都要想很久,一旦想通,就会发现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

 

“他和我说过一句话。”

 

“这个世界最好的地方,就是当危难来临的时候,总有些人会挡在大多数人前面。”

 

“不用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意外。”

 

小姑娘抬起头来,目光清亮,语声却坚定、无畏。

 

“我也想做这样的人。”

 

 

她说完再也不看秋山君和陈长生一眼,推开窗子,从来路走了。

一声叹息从风中传来。

 

“抱歉啊,不能再喜欢你了,小老板。”


18【隔江微笑的少年】

 

陈长生开始入定。

 

他颊边的冷汗还未及拭去,双目紧闭,右手手指快速而微小地振动着。

 

他显然正在计算些什么。

但不到最后关头,又有谁能知道他心目中的打算?

 

而秋山君的目光又回到了天空中。

 

 

陈辞已经落到了岸边。

 

她的身形娇小,并不引人注目,然而下一刻,一阵狂风忽然从她落脚处亮起。

 

够靠近她的人能够看到,她于空中飞掠之时,便探手入怀,从腰间,抽出一柄薄刃。

 

刀看上去很轻、很白,因此之前被当成了一条腰带。

 

她手腕轻轻抖动。

 

一、二、三。

 

那刀刃在风中,逐渐产生了变化。

 

它变得很长、并且显出了一种奇异的蓝绿色——那是江水的颜色。

 

娇小的郡主发出一声清啸。

 

 

正值周围的人暂退。

 

退是一种策略。

 

寒江很难对付,那冰圈仍在以一定的速度扩大,大部分站在江边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更深层次的威压。

 

那冰雪、若触到真气,便会打蛇随棍上,继而攻击真气的主人。

 

他们所在的河水南岸,共计十七人,已有十一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一个已然重伤。

重伤者正是那酒楼的黄老板。

他一张富态的脸因痛苦而微微扭曲,不得已退下来,急喘了两口气,按住胸腹——那里已经断了好几根肋骨。

 

然后他便看见了陈辞的背影。

与她掌中的刀。

 

她的手很美,刀也很美。

 

然后黄老板忽然发现一件事。

 

正当这个小姑娘将手中的刀举起来的时候,风停了。

 

猎猎江风,忽而归于寂静。

 

没有风,雪便再也飘不起来。

 

 

四周忽然很静,更多的人回过头来。

 

陈辞就在这样的目光中举刀,劈落。

 

刀锋像秋黄时的落叶,全数收起的狂风,盼着一声尖啸,从刀身迸发而出。

 

在她前方,一块冰碎裂。

 

但她却不停,踏前一步,又一刀劈落。

 

冰再碎。

 

黄老板像见鬼似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

 

冰层难破,因为结冰的并非只有江面,而是深入水底,接近数十丈的坚冰,他们几个人拼劲全力,也不过稍稍阻碍了冰层的推进。

 

这忽然冒出来的小姑娘,究竟是谁?

 

 

陈辞还在前进。

 

她每走一步便劈一刀,瞬间已经走了七八步,双足已被冰凉的江水淹没。

 

她的脸色也很苍白,手已微微有些颤抖。

 

这个时候,其实她心里是很有些害怕的:

 

啊。

我的人生,还有许许多多的憾事。

 

小老板还没正眼看过我啊。

对了,我还没见过传说中的教宗大人。

我也还没有出名,没有谁见过我的刀。

 

她只微微恍惚了一瞬,便又重新举起刀。

 

寒意渐渐从足间传来,雪气与刀锋狠狠相撞。

 

 

陈辞咬紧了牙。

 

她觉得牙就要崩裂,觉得浑身都在痛、痛得每一个关节、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在燃烧。

 

然而这种痛和热却使得她的心也渐渐地定了下来。

 

她吞下一口血,脚下一动,硬生生又跨出一步。

 

她抬头看了看今夜的月色,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缓缓抬手、举刀。

 

狂风又起、势如破竹!

 

这一阵爆烈而孤勇的风,吹至江心,却已是强弩之末。

 

风要散了。

 

她也将要力竭。

 

陈辞有些绝望。

 

她想:

我尽力了。

 

她想:

这一刀,该叫什么好呢?

叫西风断吧。

 

她又想:

不知道小老板和他的相好跑了没有?哎呀,他的那个相好,生得真俊。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码头里,一直停着的那艘画舫里,忽然有了异动。

 

有个人从船舱里探头出来。

那是个华服少年。

 

他似乎有些微醺,用手扶了扶船舷,才勉强站直,下一刻,忽然咕哝了一句。

 

隔得有些远,但不知道为什么,陈辞却听得很清楚。

 

“咦,什么鬼?”

 

陈辞想笑。

 

这人真怪,但真好玩。

 

 

好玩的少年下一刻却一点也不好玩了。

 

他的目光落到了江面上,又落到了江边的人身上,表情顿时变得很严肃。

然后,他忽然反手,从腰际,慢慢抽出一把长剑。

 

剑如秋水,自下而上,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形。

 

然后,江面上便忽然炸起了如同白昼的火光。

 

这光芒太热、太烈,似熊熊大火,席卷而来。

 

 

这边江岸,已有数人惊呼出声。

 

“——晚云收?”

汶水三式起手式,晚云收。

 

 

房内,陈长生微微一愣,停下了动作。

 

他有些疑惑地低声道:“窕窕?”

 

 

登上画舫的正是问窕窕。

 

他出了这一刀,烈火燃至江心,正与陈辞的狂风相遇。

 

火随风势,风助火力,剑意与刀意,此刻竟融成了一道火龙,在江心烈烈燃起!

 

 

少年哈哈大笑,袖子一扬,高声道:“好!”

 

说完,又似意犹未尽,对着岸这一边的陈辞,比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再来!”

 

 

陈辞顿时精神一振。

 

她原来右脚在前,已被冰冷的江水冻僵,有些站立不稳,此刻热火扑面而来,江水也温热起来。

她毫不犹豫,左脚一步跨出,同时手中刀也向前递出!

 

狂风又起。

 

 

对面的少年笑意突止,眼神沉静,捺刀于身前,也是一剑平平刺出!

 

火焰再起。

 

 

这一对少年男女,隔江相对,竟是毫无停歇,以同样的两式,硬碰了三十九刀!

 

火焰不停熄灭,又不断燃起。

冰面虽然还没有完全融化,却已不再往前扩展,甚至隐隐有了后退的趋势。

 

 

少年手臂亦快要抬不起来,嘴角也渗出了血丝来,但表情却是极度快意的。

 

“我这招叫晚云收。”他隔着江,微微喘息着,大喊,“你那招呢?”

 

 

陈辞笑了笑,以刀身支撑住了自己,不愿倒下:“西风断。”

 

“好一个西风断!”那一头,问窕窕大笑道:“还来不来?”

 

这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挑战。

 

于是陈辞很快给出了答案。

 

“来!”

 

 

黄老板已经彻底愣在当场。

 

秀坊的牡丹娘子也已退了下来,退到他身旁。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默默叹了口气。

 

 

岸边,少年与少女各自举起了自己的兵器。

 

他们的肩膀纤弱、眉眼稚嫩,乍一看去,还未长成——而他们也的确还没长成。

 

但必定会有许多人记得他们,记得这一夜的洛水河。

 

记得这一场并不太沉默的、有些孩子气的坚守。

 

 冰雪如有实质,天地仿若崩塌。


而风与火趁势而起:如此热烈,又如此鲜活。


西风断——


晚云收!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希望能更细腻、更有新鲜感。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我随便圈了。

 

你们随意。

 @二十七杯酒    @越山丘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夏一未  @昔昔盐  @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  @马甲7号  @启月一川烟草  @mimi剑雨秋霜  @夹竹桃的斑驳影  @风伶  @胖狗  @沧海  @梁樱白  @裁尘  @白可儿  @赤焰飞鸿  @四喜丸子  @不要吸 


我漏了表姐!不管,任性地圈上 @小白花 

以及隐藏得很深的青锅 @长短行 

不圈完整我难受  @fsfsx  @森森拿个铁壶 

评论(67)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