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远色隐秋山——写给《同徒》

千年老陈醋也有如此用心的长评......所以我是不是该填个坑了?

清雁:



此文献给 @maxilla 太太,谢绝除了太太之外的任何人转载,谢谢大家。




一直在想给maxilla太太写长评,结果距离太太上次更新都大半年了,再不写拖延症晚期都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索性趁着心血来潮赶紧码几个字,顺便深情催更_(:з)∠)_太太您不要忘了我们在坑底还嗷嗷待哺啊!


好吧,接下来进入正题。


关于秋山君,作者说过“不敢写多,怕太抢戏,收不住”,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对秋山君的偏爱。原著初期,除了天命凤凰有容,就属秋山给长生的压力最大,在长生已经通过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表现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秋山君虽然着墨变少,但依然在吊着读者们的胃口。等到他和长生相遇,相逢不识却一见如故的戏码简直要让我下楼跑圈!要知道这套路作者上一次不惜笔墨地描写的时候可是长生和有容的周园同行!还有什么比官方亲自发糖更有说服力的嘛!


这两人的互动很萌,奈何不够吃啊!依然感觉到CP粮严重不足的我开始找文,不过鉴于我也很喜欢有容,所以不能接受陈徐还是一对的时候一方出轨的设定,在这前提下很多文都只能被我PASS了……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同徒》,感谢《同徒》的二设是长生从圣光大陆归来后不久陈徐就分手了!妈妈我终于发现了想看的秋陈!感恩maxilla太太!


《同徒》的开篇,秋陈二人已任南方离山掌门和北方国教教宗数十年之久,除非极重要的大事都不会碰面,但陈长生三年前收的小徒弟问窕窕登上了离山请求拜秋山君为师,陈长生也为此亲自找上秋山君,问窕窕因此成为了两人共同的徒弟。在这之后不久,离宫和汶水唐家搜遍天下都找不到已经失踪了好一阵的陈长生,消息传上离山,秋山君出山寻找,并开始了打怪耍帅拯救世界(……)之旅。


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个老房子着火的故事(你)


《同徒》的互动特别有爱,很多地方还需要细品才能察觉出设计的精妙,我还是按剧情进展来慢慢分析吧,希望不要太打脸_(:з)∠)_


一、   静斋对谈


作为开篇第一次秋陈交谈,里面的信息量不可谓不足,无论是长生极力推销徒弟、秋山被其厚颜无耻打败的无奈,长生对秋山拿凤阳野茶兑酒喝的感叹(他还双标!觉得如果是其他人这样做的话就是暴殄天物2333),秋山对长生的观察,都十分符合我对这两人在原著中的印象,可以说吃糖吃得很满足了!


不过,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下面这段:



这一次,为什么会找上秋山君呢?


窕窕的进境很快、快得很可怕,快到让他想起了很多人:


仍旧天凉的王破、还是很嚣张的肖张,已经死了很久的别样红,甚至是远在圣光大陆的那位离山小师叔。


但当他自己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教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只想起了一个人。


或许还有一碗酸奶、一夜的酒、一只从他手里接过伞的手,一双破旧的鞋,几张传神的画。


“为什么一定是我呢?”秋山君问。


陈长生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没有办法很清楚地解答这个问题。


“或许是因为,你个头比我高吧?”


秋山君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着的陈长生,回忆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发现自己的确比教宗大人高了不少。




但这算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



最开始我也没想到长生为什么要回复“你个头比我高”这句话,后来重温原著才发现,这是余人师兄教导过长生的,“如果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要害怕,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在你前面”,后来也被长生教给了落落。


联系后文,可以发现,这时候的长生就已有离意,他对自己的财产和离去后面临的问题都一一做好了安排,可事关自己天赋过人的徒弟,他唯一能托付的对象,只有秋山君。


他们都接受了苏离的教导,也是苏离最偏爱的两个徒弟,如果要在剑道上争个高下,如今的大陆,也只有秋山君有可能击败陈长生。


也就是说,现任教宗大人,只承认当今离山掌门拥有指导问窕窕剑道的资格。


也只有交给秋山君,陈长生才能真正放心地离开。


虽然秋山君这时并不知道陈长生真正的打算,但他依然感觉得到陈长生对他剑道的肯定,对他为人的信任。


陈长生相信,只要得到秋山君的承诺,他就一定会对问窕窕视如己出。


哪怕他前师父是陈长生。


 


二、   融合星域


本文最搞(J)事(Q)的设定,皮这一下,长生你开心吗2333


个人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是,教宗大人呆在离山掌门星域里隐身的时候,一时兴起去融合两人星域的时候,他并没有征求秋山的同意。


要知道原著中的长生是个很有礼貌甚至有些呆板的人,除非被触犯底线,否则极少随心所欲去做事,甚至不考虑会给他人带来麻烦。


这件事的起因,或许只是教宗大人旺盛的好奇心作祟,但仔细品味,似乎又能感觉到更深层的东西。


仿佛他对秋山有种冥冥之中的亲近——对方是他可以心血来潮皮一下的“自己人”,甚至他都有种感觉,自己这种“逾越”,对方并不会因此生气。


说到这点,可以再联系一下融合星域后两人的异状来推测,我个人理解是这样的:秋山是真龙转世,长生是同为真龙转世的陈玄霸DNA复制体,某种程度上说,两人同为真龙血脉,再加上长生的胡搞,很大可能达到了“神交”的层次(大家可以类比一下哨兵向导的神经联结)。


后文有个剧情,是长生睡梦中发现自己来到了周园,被一只金龙环绕着,梦中的“他”说自己快死了,并问那条龙为何还呆在他身边。


最开始我也没搞懂“他”和金龙都是指谁,结果去看了原著,陈玄霸在与周独夫交手后死在了周园,这样来看,长生很可能继承了基因中陈玄霸最后的这段记忆;金龙的话,我记得maxilla太太说过“想让金龙和秋山君有某种联系”(记不清是秋山还是长生了),这条出现在回忆杀里的金龙,应该就是原著开头对长生虎视眈眈的那条龙吧?那金龙和秋山又是什么关系呢?金龙神魂的转世?


从《同徒》里面看,陈玄霸和金龙关系匪浅,所以作为两者的继任,长生和秋山是要再续百年前缘了嘛!2333


 


三、   “朋友”


在JUMP系热血友情少年漫里,这个词简直魔性,主角用它来打嘴炮征服意见相左的敌方绝对百试百灵,什么,不奏效?那就打趴对方再嘴炮!(。)


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朋友”、“对手”可是比“恋人”更不可言说的词汇,奈何主角普遍直男思维,只能让操着老母亲的心的我们多费点心力帮忙翻译(?)啦!٩(´︶` )( ´︶` )۶


上一段maxilla太太的原文。



“我这一生,可以说十分荒唐,亦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缺憾。”


“我也做错过不少事,但却好像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想了很久,在这个世上,还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做的事?特别想要去的地方?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以为会有很多,但想来想去,竟只想到了那么一件事。”


几个月前,在离山的那个傍晚,他放下了黄纸伞,本该遁去身形,就此悄无声息地离开。


他可以做得到,但却没有那样做。


此刻,小院中微风轻拂。


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秋山君,平静地道:“我想做你的朋友。”



原著中的这两人其实很相似,虽然自小身世、经历和性格大相径庭,但对于世间种种不讲道理的事都不爱服输,用长生对小郡主的话说,他俩年轻的时候都特别喜欢与天斗。


若要问不同,命中注定早夭只能咬牙逆天而行的长生是向死而生,是时刻思考着死亡的那一刻去挣扎求存,如果真的避无可避,他接受起来也会比所有人都来得平静;而秋山自幼便是人生赢家,与人争锋只输给长生一次,那便是有容的心之所属。比起长生无数次探索生机又不断失败重来的防守反攻,“成功”才是秋山生命中的常态,所以他永远是率先出击、掌握主动权的一方。


所以他不会接受长生还没到终点就已经开始交代后事的行为,在没有取得最终胜利的时候,秋山君只会一如既往地进攻,直到尘埃落定。


如果还是失败了呢?


那就继续下一局,直到成功为止。


从身家过亿到只剩最后一个筹码开下一局,值得吗?


只要最后能赢,就值得。


秋山君轻易不赌,如果上桌,就必须胜利。


秋山与长生就像一对殊途同归的双生子,如果原著中没有有容的情感归属,这两个人一定会成为莫逆之交。


正因为有着南北势力平衡、狗血情感纠葛,本是如此契合的两人也只能成为点头之交,如果没有这场意外,这样的关系必定会一直维持下去。


人之将死,总会想任性那么一把的。


在最后的时间里,不用去考虑大陆上形势的博弈、两人间尴尬而拘谨的氛围,想做便做。


师门有云,顺心意,才能行大道。


我想和你做朋友,所以我来了。


我已视你为友,所以忍不住想给你些无伤大雅的为难,想探探你对我的容忍度有多高。


虽然很任性,但是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不能,你们赶紧翻了友谊的小船坠入爱河吧)←我那冷漠的内心如是说。


 


四、   小屋日常


在这两人互表心意之后,我看这段屋檐下的生活怎么看怎么都有种新婚夫妇蜜里调油的虐狗日常既视感,maxilla太太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手动再见)


举几个栗子。



隔了好一会儿,他又重新出现在院子里,发髻高高束起,身上的宝蓝色华服,也已变作了一件赭色长袍。



我懂我懂,过日子嘛,华服不方便看火烧柴做饭洗碗,当然要换家居服啦,为什么要选红色,这还用问吗,刚搬新家那几天,谁不想家里所有的颜色都能让你想到门上贴的囍字?←_←



他们聊进境,聊雪老城,聊圣光大陆。


甚至还聊到用何种方法才能以最快速度让问窕窕闭嘴。



除了你侬我侬也要说点正经事,于是谈事业,谈旅行,谈(做媒成功的)长辈,谈孩子教育问题,没毛病( • ̀ω•́ )✧



灶台边亮着灯,他侧着身子,在昏黄的灯火下认真地片鱼。


片得很不均匀,一块大、一块小、一块薄、一块厚。


秋山君正在旁边处理一只鸡,拔毛的时候抽空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幸好你没去学刀。”他十分镇定地评价,“王破要是看到你把刀用成这样,一定很想吐血。”


陈长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活计,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的刀工是真不行,要不用剑试试……?”



老公挑剔一下老婆的刀工,毕竟以后都要过一辈子的,掌勺的基本功总得练扎实了,以后才能两人轮流着来吧?不过今天这顿还是老公我来,老婆你就安心等着吃就行了╮(╯▽╰)╭



蔽日遮天以掌中剑…….他怎么就拿来片鱼了呢?


重点是,秋山君为什么纵容他这么干??


不,这已经不能叫纵容,这简直就是唆使!


旁边躺着的秋山君没料到他反应那么大,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试图宽慰他。



“你居然拿祖传宝剑下厨房???秋山君你这个败家子儿!”“……莫气莫气,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我这不是也让它证明了自己除了打架也能当把食材杀手吗?而且你自己也承认了它好用嘛!”


遮天剑:科科。



陈长生看得目瞪口呆。


一直到乐声停歇,他才回过神来,怔怔地道:“这……也行?”


秋山君施施然收回手:“不好听?”


陈长生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实话:“好听,就是有些走音。”



撩妹有三宝,鲜花、蜡烛、唱情歌。


“ヾ(◍°∇°◍)ノ゙老婆老婆我是不是特别有才华!唱歌唱得特别好听!以前那些师姐师妹都老喜欢我即兴演奏了!”


“……好吧,老实说,我刚刚就顾着在想这首歌的原调了。”



“你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制住我?”他平静地问,“剑上有什么?”


秋山君道:“离山后山,’困龙池’中水。我下山前,将剑泡了一夜,头一重随口入腠理,第二重受击打后挥发,由口鼻入......你至少有三天不能再动识海与真气。”



相处怎能不动手~床头打架床尾和~擦枪走火谁来灭~当然是我小长生~(唱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虽然他不了解秋山君,但秋山君却显然已经足够了解他。



秋山: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微笑三连)


长生:我不是!我没有!别瞎猜啊!(嘴硬三连)


 


五、   别人眼中的秋陈


对秋山:


通缘居老板(微笑):公子当然是龙章凤姿、如仙人下凡。


小郡主(痴迷托腮):小老板什么都好,如果能让我占便宜成功就更好啦!


问窕窕:废话,我师傅不好我前师傅会让我改立门庭嘛?


肃州高手团(肃然起敬):顶天立地、万夫莫开,不愧是传说中的秋山君!


 


对长生:


通缘居老板(微笑x2):公子之弟高标逸韵,不输其兄。


小郡主(惶恐万分):别问我他喵的到底是谁!我怎么知道!什么,你说可能就是我想的那位……?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问窕窕:我前师傅当然也好!谁都不许说我师傅坏话!


肃州高手团(心悦诚服):明察秋毫、算无遗策,离山又出了位不世出的天才,当真后生可畏!


 


对秋陈二人:


通缘居老板(微笑x3):您是想从我这里打听些什么呢?很抱歉令您失望了,身为一个合格的属下,我只负责听从公子的安排,其余一概不理。


小郡主(瑟瑟发抖):爹、娘,女儿我好像知道了一个比圣光大陆天使卷土重来更令人惊悚的消息……!


问窕窕(吃烤鱼):啊?能有什么关系?就是我前师傅和现师傅啊!


肃州高手团(吃烤鱼x N):后续都没我们什么事了,还计较这么多干嘛啊?


 


 

撒花!终于写完啦!感谢大家看到最后!让我们一起在世界的中心呼唤maxilla太太回归吧!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