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lla

来做孤舟天地泊

绝命挑战23333

好了,作什么死哈哈哈。一样样来。

1.分享码字常用软件

无论电脑还是手机都是pages......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方便吧......

2.分享喜欢的bgm和码字时候的字体

码字不听歌呀么字体随时换。

3.分享一个脑洞

韦小宝穿越遇到了楚留香.......

我很想知道单论泡妞的本事哪个能赢

当然也非常想看他们互泡233333

所以这是可以有一个系列的,例如:水母阴姬vs天山童姥;令狐冲vs陆小凤,任盈盈vs张洁洁(哎这个名字好般配)......

等等,不能再想了蜜汁可怕

4.分享一个段子

没有段子,所以你们想看黑历史吗?

5.黑历史

好了重头戏来了,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二之魂!这么一看,也有十年了啊233333

如果是今天再来写这两个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方钺阳只觉车身一震,慌忙之间,拉紧了手边帷幔,才不至掉落。 

满天尘土。

 

他咬牙。

沙场无情,他是知道的。

而他一介文儒,敢于带兵出阵,未不能说不是奇事。

依稀有人,穿过了铁甲重阵,走到他车前。

 

十步。

刀刃破空。

他捏紧手中的布幔,咬牙,绝不出声。

害怕,但是不能退却,更不能惊叫,逃离。

冷静。

不能动。

 

九步。

惨叫之声。

那是随身的沙校尉的声音。

他冷笑,冷笑的同时,听到车外另外一个人,也正在笑。

冷冷的。

来的是哪一个?那个先锋?还是那个主帅?

由他笑。

不能动。

 

八步。

逃走并不难。

他有十八骑铁尉,就是再坏的打算,至少,他可以有喘息逃走的机会。

但是不能逃。

不能动。

 

七步。

这辆车不能倒。

帷幕不能乱,手不能抖。

若有微动,人们知道主帅要逃要避会怕,军心立散。

不能动。

 

六步。

他单手一振,以那只握笔的,抚琴的,苍白的手,拉开了车上的幕帘。

然后,向前跨了一步。

扶住车辕,四周一顾。

沙尘弥漫得他睁不开眼。

皮肤极痛。

 

这就是战场啊--他微噙蔑笑,看杀肉生灵,以及不远处,袖子飞扬,神情淡漠的看着他的少年先锋,扬声道。


“冀州方钺阳--在此--”

 

外面静了半晌,只余风沙之声。

接着一个极年轻的声音,慢慢地,接了他的话。

浸透了杀意的,冷冽的,也是郑重的。

 

“青州,谢君伤。”

 

方钺阳一怔。

为这声音的年轻和疲倦。

都累了吧?

这场仗,征战双方,都早已不想再打下去。

身心俱疲。

 

人世一些经年的苦痛执着,可握而不可放,可笑而不可弃。

伸手随便抓一把黄土,都粘血带肉,惨烈非常。

而人的一些最深沉的,最潜藏的,最不容外人见到的面貌,在战场上,全部展现了出来。

 

那时他居于汉室庙堂之高,他冷眼看那些陷构,夺权,结党,营私,初时不忿,后来,慢慢学会一些道理。

一次路过宫门,看到吏部自下朝的官员中拿人。

他不知道那被抓到暗处还没入狱就先被打断了手脚的人,是一个什么官,有多大,犯了什么事。

这些,他也不关心。

 

当时,只是微皱了眉,拉住了身旁还年轻的,红了眼睛要冲出去抱不平的侍郎官,用自己也没有想到过的冷漠声音,说,“我们,避一避。”

 

避一避。

 

其实,他自己知道。

那些血腥的味道,太刺鼻,太浓烈。

 

当日是不可不避。

今日,却是避无可避。

 

他微笑起来,一揖到底。

 

帘幕四散,帅军中的青衣男子,眉目肃正。

推开塬木。

一字重礼,儒生拜天。

 

战阵中的青年男子,容颜萧索,唯双目淡冷灼亮。

倒翻长刀,扎紧衣袖,淡淡一笑。

倒拱双手,还了一礼。

他有刀在手,这一礼,已是大礼。

 

方钺阳只是微笑。

那战阵中的男子,微蹙了眉,看着他。


他只觉得耳边一凉。

 

谢君伤看着的,是他吗?

为什么他觉得,他并不是在看他。

 

紧接着,身后有一个冰凉清润,温文有礼的声音,静静地道,“梁州,晴藤滟。”


他心头狂跳,勉力回头。

身后,一个执辔的府兵,正伸手去掉自己身上的重甲。

 

浅灰长衫,眉目静淡。

指中青芒闪动。

那是一片叶子。

 

他省起。

他见过这人,远远地——那一袭灰衣,于狼虎岗上,轻描淡写一箭,射落了他帅帐上的樱头。


冀州,方钺阳。 

青州,谢君伤。

梁州,晴藤滟。

 

一时,寂静无声。

这是逾月来拼杀过半、血流成河,两军将士互相恨不得互啖其肉的情况下,两军的主帅,第一次,在战场上,正面以对。



评论(14)

热度(42)